这是优良条目,点此获取更多信息。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希腊战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希腊战役
第二次世界大战巴尔干战场的一部分
Battle of Greece - 1941.png
纳粹德国希腊的攻势
日期 1941年4月6日 – 1941年4月30日
地点 希腊
结果 轴心国获胜,占领希腊
参战方
纳粹德国 纳粹德国
意大利王国 (1861年–1946年) 法西斯意大利
保加利亚 保加利亚第三帝国
希腊 希腊王国
英国 大英帝国
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
新西兰 新西兰
指挥官和领导者
纳粹德国 威廉·李斯特
纳粹德国 马克西米连·冯·魏克斯
意大利 乌戈·卡瓦莱罗
保加利亚 阿森·西拉科夫保加利亚语Асен Сираков
希腊 亚历山大·帕帕戈斯
英国 亨利·梅特兰·威尔逊
澳大利亚 托马斯·布莱梅英语Thomas Blamey
新西兰 伯纳德·弗赖伯格英语Bernard Freyberg
兵力
纳粹德国:[1]
680,000人
1200辆坦克
700架飞机
1意大利王国:[2]
565,000人
1希腊王国:[3]
430,000人
2英联邦:[4]
62,612人
100辆坦克
200架—300架飞机
伤亡与损失
1意大利王国:[5]
13,755人阵亡
63,142人受伤
25,067人失踪
1纳粹德国:[6]
1,099人阵亡
3,752人受伤
385人失踪
1希腊王国:[5]
13,325人阵亡
62,663人受伤
1,290人失踪
英联邦:[4]
903人阵亡
1,250人受伤
13,958人被俘

1有关意大利及希腊的参战及伤亡统计包括希腊-意大利战争希腊战役(最少有300,000名希腊士兵在阿尔巴尼亚作战[7])。 有关纳粹德国的伤亡统计是根据整个巴尔干战役及阿道夫·希特勒在1941年5月4日对国防军最高统帅部的讲话[8]

2包括塞浦路斯巴勒斯坦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军队共58,000人[4]

希腊战役(亦叫玛莉塔作战,德语:Unternehmen Marita[9]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在希腊本土及阿尔巴尼亚南部的战争,战争是由同盟国希腊英联邦)与轴心国纳粹德国意大利王国)之间对垒,包括克里特岛战役及数次海上战役,希腊战役被认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巴尔干战场的大爱琴海部分。

希腊战役一向被认为是希腊-意大利战争的延续,这场战争是意大利军队从1940年10月28日攻打希腊开始,在数个星期内意大利人被驱逐出希腊及希腊军队攻占了阿尔巴尼亚南部大片领土,1941年3月意大利的主要反攻失败,德国向其盟友出手援助,玛莉塔作战在1941年4月6日开始,大批德国军队经保加利亚入侵希腊以保障其南翼,希腊及英国联军顽强抵抗,但最终因人数及装备上的劣势而最后溃败,雅典在4月27日陷落,不过英联邦撤出了军队大约50,000人a[›],希腊的战事在伯罗奔尼撒卡拉马塔陷落后以德国完全胜利而结束;整个战事持续24天,不过无论德国及同盟国高层均对希腊士兵的勇敢表示钦佩。

一些历史学家认为德国在希腊的军事行动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程有决定性的影响,它令德国推迟实施巴巴罗萨作战,另有一些学者认为没有影响及认为英国在希腊的干预毫无胜利希望的行动,是“政治上感情用事的决定”或一个“策略上的错误”。

序幕[编辑]

希腊-意大利战争[编辑]

主条目︰希义战争

当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时,希腊首相扬尼斯·梅塔克萨斯表示要保持中立,但是,希腊受到来自意大利方面越来越大的压力,1940年8月15日达到最高峰,当日意大利潜艇德菲尔诺号的鱼雷击中希腊巡洋舰埃利号[11], 墨索里尼因为纳粹领袖希特勒没有询问他的战争政策而感到恼怒,并希望建立其独立性,b[›]及希望通过对希腊(一个他认为很容易战胜的国家)的战争胜利配合德国在军事上的成功[12]。1940年10月15日,墨索里尼及其顾问决定入侵希腊c[›],10月28日早上,意大利大使加沙斯·埃鲁纽马尔向梅塔克萨斯提交只有3个小时的最后通碟,要求容许意大利军队进入希腊国土内以占领一些战略要地[13],梅塔克萨斯拒绝接受最后通碟(为了纪念拒绝接受最后通碟,这一天被作为希腊的全国性节日-Okhi Day),但在他拒绝前,意大利军队已经通过接壤阿尔巴尼亚的边境入侵希腊d[›],主攻方向指向约阿尼纳市附近的班都斯山脉,初期有一些进展,义军越过卡拉斯提尔河,但很快被击退及逐回阿尔巴尼亚[14]。在3个星期内,希腊境内的入侵者被清除,希军乘胜追击[15],义军虽然易帅及大举增援,但阿尔巴尼亚南部山区仍然落入希军手中[16]

GreekItalianinitialItal.JPG
GreekItalianGreekCounter.JPG
意大利的第一次进攻
1940年10月28日 – 11月13日
希腊的反攻
1940年11月14日 – 1941年3月

在经过数个星期的严寒冬天后,意大利军于1941年3月9日在整个前线发起大规模反攻,虽然义军在人数及装备上占有优势,但仍然失败,经过一个星期的战斗及付出伤亡12,000人的代价,墨索里尼决定停止攻势及在12天后离开阿尔巴尼亚[17]。现代分析家相信意大利的失败由于墨索里尼及军事将领在作战中分配军事资源不足(只是55,000名士兵)[18]、对秋季天气判断错误、进攻缺乏突然性及没有保加利亚人的支持[19],甚至在基本装备上也有问题如没有分发冬季军服[20],而墨索里尼拒绝接受军事工业顾问的意见,他们警告意大利没有足够力量应付全年战争直至1949年[21]

GreekItalian2ndItal.JPG
意大利的第二次进攻
1941年3月9日 – 4月23日

在6个月对意大利的战争中,希腊军队消除了敌人的主要力量。希腊没有自己的军工工业,军队的装备及弹药供应依赖从在北非英军从战败的意大利军手中俘获的。为了应用在阿尔巴尼亚的战事,希腊军方决定从色雷斯和东马其顿撤退,德国的进攻令希腊军队要重新驻守此区,令他们不能在两方面同时坚强防守,希腊军方统帅部决定巩固在阿尔巴尼亚的胜利,无论德国从保加利亚的进攻对局势有什么影响[22]

希特勒的攻击决定和英国对希腊的援助[编辑]

“我希望,以上所有所说的能令你推迟你的行动,至少推迟到美国总统选举之后,无论如何我希望阁下于我们在克里特岛采取闪电行动之前,千万不要行动,我希望能作出一个实质性的建议,预计动用一个伞降及空降师。”
阿道夫·希特勒在1940年11月20日致信墨索里尼[23]

希特勒在1940年11月4日决定介入,这天是英国军队进驻克里特岛米科诺斯岛4天后。他命令将领们筹备一个经罗马尼亚及保加利亚入侵希腊北部的攻势计划,他的计划是其彻底瓦解英国在地中海的势力之一部分[24]。11月12日,德国国防军最高统帅部发出第18号命令,在第2年1月进攻直布罗陀及希腊。但是,1940年12月,当西班牙独裁者弗朗西斯科·佛朗哥拒绝参加进攻直布罗陀的行动后,德国重新考虑其在地中海的计划[25]。结果,德国在欧洲南部的军事行动被限于进攻希腊,1940年12月13日,国防军最高统帅部发出第20号命令,行动代号为“马莉塔”,计划在1941年3月攻占爱琴海北部海岸,如有需要,亦计划攻占整个希腊本土[24]。当3月27日南斯拉夫政府突然发生政变后,希特勒召集其参谋召开紧急会议,命令紧急草拟进攻南斯拉夫的军事行动,同时对进攻希腊的行动作出修改,4月6日,希腊及南斯拉夫同时遭受进攻[26]

埃及亚历山大港的澳大利亚士兵增援希腊(堪培拉澳大利亚战争档案)

英国是在1939年宣布援助希腊的,它表明坚决保持希腊或罗马尼亚的独立,“我们会动用一切力量保障希腊或罗马尼亚政府。”[28]首批增援部队是英国皇家空军数个中队,它们在1940年11月到达[29]。在希腊政府的准许下,英国军队在10月31日在克里特岛登陆以守卫苏达湾,令希腊政府能将第5克里特师调往本土[30]。当1941年1月13日英国及希腊的政治及军方领袖在雅典开会时,希腊陆军总司令亚历山大·帕帕戈斯将军要求英国提供9个装备充足的师及足够的空中支援,不过,由于在非洲北部战事非常激烈,所以只能够立即提供少于一个师的兵力,这个提议被希腊方面拒绝,他们觉得这会促使德国进攻而希腊却得不到足够的援助e[›],他们要求英国如果德国军队从罗马尼亚渡过多瑙河进入保加利亚立即提供援助[31]

“我们当时不知道他(阿道夫·希特勒)已经计划入侵苏联,如果知道,我们应该对我们的政策成功更有信心。我们应该看到他已经危险地陷入2个诱惑之中,及可能将自己强大的军事力量投入巴尔干半岛,这是已经出现,只是我们当时不知道,有些人可能想我们做对了;最少我们做的比我们所想的更好,我们的目的要推动南斯拉夫、希腊及土耳其结盟,而我们的工作是尽快向希腊提供援助。”
温斯顿·丘吉尔[32]

丘吉尔坚持其想法以建立包括南斯拉夫、希腊及土耳其的巴尔干战线[32]及命令安东尼·艾登约翰·迪尔与希腊政府谈判。2月22日,迪尔与希腊的领导人包括希腊国王乔治二世、首相亚历山德罗斯·科里齐斯(扬尼斯·梅塔克萨斯的继承者,梅塔克萨斯于1941年1月29日逝世)及帕帕戈斯在雅典会谈,会上决定英联邦军队增援希腊[33]。德国军队在1941年3月1日进入罗马尼亚,德意志国防军开始开入保加利亚,同时保加利亚动员及开到接壤希腊边境[32],在3月2日的荣光行动中,军队及装备到达希腊,26艘军舰到达比雷埃夫斯[34]。4月3日,在英国、南斯拉夫及希腊的军事代表团会议中,南斯拉夫答应当德军在进攻中进入其国土时封锁斯特鲁马河[35],在会中,帕帕戈斯着重于联合希腊及南斯拉夫对抗意大利,虽然德国进攻它们f[›],直到4月24日,超过62,000名英联邦军队(包括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巴勒斯坦及塞浦路斯)被派到希腊,组成澳大利亚第6师新西兰第2师英军第1装甲旅[36],它们组成了'W军团',由亨利·梅特兰·威尔逊指挥g[›]

军事准备[编辑]

地形[编辑]

要进入希腊北部,德军需越过洛多皮山脉,附近有数条河谷及可容许大型军事单位通过,2个进攻方向分别在丘斯滕迪尔西部及接壤南斯拉夫-保加利亚边境,经斯特鲁马河谷向南前进,希腊边境的防御工事配合当地地形,及难以克服的防卫系统以保卫当地少数公路,斯特鲁马河及奈斯托斯河沿希腊-保加利亚边境横跨山脉,作为梅塔克萨斯防线的一部分,河谷受强大的防御工事保卫著,这条防线上的碉堡及阵地是在1930年代建立在接壤保加利亚边境,其理念与马奇诺防线相似,它的优点是令进攻者难以接近守军之防御据点[37]

策略[编辑]

希腊的山区地形有利于防守战略,洛多皮山脉、伊庇鲁斯山、班都斯山脉及奥林匹斯山能延止入侵者的进攻,不过,德国空军有足够力量令守军难以在山区内的隘道通过,虽然从阿尔巴尼亚入侵的敌人能被班都斯山难以通行的地形阻止,但希腊东北部的地形却难于阻止来自北面国境的入侵[38]

在3月份雅典会议后,英军司令部相信他们将联同希腊军队防守哈里亚克蒙防线—一条在东北部沿佛蒙特山哈里亚克蒙河下游的防线,帕帕戈斯等待南斯拉夫攻府的澄清,之后建议坚守梅塔克萨斯防线—它是保卫希腊人民的国防象征—及决定不从阿尔巴尼亚撤回任何一个师团[39],他坚持如果这样做是将胜利让与意大利人,令在战略上的重要港口塞萨洛尼基实际上难于防守及运送英军到该将非常危险[40],他建议在防守塞萨洛尼基时充分利用地形上的优势及建立防御工事。

迪尔将军描述帕帕戈斯的态度是不和顺及失败主义者[41]及批评他的计划脱离现实,因为希腊军队及火炮仅足够作象征性防守,英国人估计希腊的主要敌人是保加利亚—梅塔克萨斯防线是被专门为与保加利亚的战争而设计的—在与其传统上的盟友南斯拉夫接壤的边境完全不设防的[42],虽然他们关心是边界防线的脆弱及他们知道如果德军从奈斯托斯河至瓦尔达尔河之间进攻的话防线必定崩溃,英军仍然容许希腊指挥,3月4日,迪尔接受防守梅塔克萨斯防线的计划及英国内阁也于3月7日确认有关协议[43],总指挥仍然交给帕帕戈斯,而希腊及英国的指挥官们放弃在东北部建立阻击区的计划[38],不过,英国仍然没有动员它的军队,因为威尔逊将军担心部队实力太弱而不能防守边境防线,相反,他把部队配置在瓦尔达尔河以西40英哩[44],目的是可以保持与在阿尔巴尼亚的希腊第1军团的接触及拖延德军进占希腊中部,这比其它选择需要较少部队,但需要较多时间准备,不过,这会放弃整个希腊北部及令希腊人在政治和心理上不能接受,加上防线左翼会被从南斯拉夫通过蒙那斯迪尔隘口的德军攻击[45],不过,他们想不到南斯拉夫军队的快速溃败及德军进占沃米欧山[38]

德军的策略是基于闪电战战略,这已在入侵西欧时被证明成功及在入侵南斯拉夫时确认其作用,德军指挥官计划集中使用陆军及坦克加上空军支援进攻和快速攻占希腊,当攻占塞萨洛尼基后,雅典及比雷埃夫斯 是之后的主要目标,当比雷埃夫斯及科林斯地峡在德国人手中后,英国及希腊军队只有不幸的疏散及撤退[38]

防守及进攻力量[编辑]

1941年,澳大利亚第1军司令托马斯·布莱梅中将,英联邦远征军(W军团)司令亨利·梅特兰·威尔逊将军及新西兰第2师司令伯纳德·弗赖伯格一周在希腊(在堪培拉澳大利亚战争档案)

南斯拉夫第5军团被赋与防守东南部边界的克里瓦帕兰卡及希腊边境,当德军进攻时,南斯拉夫军队仍未充分摩托化及缺乏足够的现代化装备及武器,德军进入保加利亚后,希腊军队放弃了西色雷斯,这时,防卫保加利亚边境的希腊军队共有大约70,000人,隶属于希腊第2军团,剩余的希腊军队—希腊第1军团,包括14个师—正在阿尔巴尼亚作战[46]

3月28日,在马其顿中部的希腊军队;第12及第20步兵师—被转交给亨利·梅特兰·威尔逊将军指挥,他在阿迪达斯西北部建立了自己的司令部,新西兰师负责防守奥林匹斯山而澳大利亚师封锁哈利阿科门山谷到沃米欧山,皇家空军将从希腊中南部机场起飞作战;不过,只有少数飞机可供作战,英军已接近全摩托化,但其装备较合适在沙漠中作战而不是在希腊山区内的道路,他们缺少坦克及高射炮,而渡过地中海的交通路线十分不稳定,因为护卫舰只必须接近在爱琴海的敌人控制的岛屿,这方面的问题限制了希腊港口的运输能力[47]

德国第12军团陆军元帅威廉·李斯特指挥,他负责执行马莉塔作战,其军团下辖6个军事单位:

  1. 第1装甲集团,由保罗·路德维希·埃瓦尔德·冯·克莱斯特上将指挥;
  2. 第40装甲军,由格奥尔格·斯图姆中将指挥;
  3. 第18山地军,由弗朗茨·伯梅中将指挥;
  4. 第30步兵军,由奥托·哈特曼中将指挥;
  5. 第50步兵军,由格奥尔格·林德曼中将指挥;及
  6. 第16装甲师,驻守土耳其-保加利亚边境以支持保加利亚防范土耳其的进攻[48]

德国的进攻计划及配合[编辑]

德军的进攻计划是根据他们在法国战役中得到的经验而制定的,其策略是使用在阿尔巴尼亚的战事分散希腊军队的注意力,削弱希腊在防守南斯拉夫及保加利亚边境的兵力,使用装甲部队通过防守薄弱的区域轻易到达敌方国土,再使用步兵配合作战,由于南斯拉夫南部的脆弱防卫系统已被德军装甲部队攻破,梅塔克萨斯防线可能会被由南斯拉夫南下的机械化部队从侧翼包围,因此攻占比托拉及奈斯托斯河谷对侧翼包围行动非常重要[49]

南斯拉夫军事政变导致进攻计划突然出现变数也为德国第12军团带来一系列问题,根据3月28日的第25号指令,第12军团需重组,其摩托化部队需要经尼什市进攻贝尔格莱德,由于距离进攻发起日(D日)只有9天,时间十分宝贵,每支到达之部队均需要摩托化,4月5日晚上,各支进攻南斯拉夫或希腊的部队均已集结完毕[50]

德军入侵[编辑]

通过南斯拉夫南部及进攻塞萨洛尼基[编辑]

德军直至1941年4月9日的进攻,当时德军第2装甲师攻占了塞萨洛尼基

4月6日早上,在德国空军轰炸贝尔格莱德时,德国陆军入侵希腊,第40装甲军—本来进攻南斯拉夫南部—在早上5时30分发起进攻,在2个不同地点越过保加利亚边境,4月8日晚上,武装亲卫队第1阿道夫·希特勒师攻占朴比达,从而切断了贝尔格莱德与塞萨洛尼基之间的铁路线,及从盟国间孤立了南斯拉夫,德军因而占据了有利的地形,4月9日晚上,斯图姆将军将其部队在比托拉北部展开,准备穿过希腊边境向弗洛里纳展开大规模进攻,从这裹可以包围在阿尔巴尼亚的希腊军队及在弗洛里纳、埃德萨卡泰里尼的W军团[51],当一个突然的进攻从南斯拉夫中部发起时,德军第9装甲师向西进攻与在阿尔巴尼亚边界的意大利人会合[52]

4月6日早上,德军第2装甲师(第18山地军)从东面进入南斯拉夫,通过斯垂蒙山谷向西进攻,他们只遭到少量敌军的微弱抵抗,不过却因为要清除道路障碍物、地雷及泥泞而受阻延,不过,该师依然在当天到达进攻目标,斯垂蒙镇,4月7日,南斯拉夫向该师北翼发起反攻,第2天该师横过山区及攻击在朵伊伦湖南面的希腊第19摩托化步兵师,虽然因狭窄的山区道路而受阻,4月9日早上向塞萨洛尼基进攻的德军进入该市,没有遭遇抵抗,希腊第2军团跟着投降了[53]

梅塔克萨斯防线[编辑]

希腊士兵在马其顿的希腊军队投降后离开自己的岗位,在前面,一名希腊及另一名保加利亚士兵在帮助另一名伤兵

梅塔克萨斯防线由东马其顿军防守,下辖第7、第14及第17步兵师,由康斯坦丁·巴科普洛斯中将指挥,防线由距离奈斯特韦兹河170千米向东伸展,沿保加利亚边境到达接近南斯拉夫边境的比拉斯萨,平时防线有超过200,000名守军,但由于缺乏人手,实际上守军只有70,000人,由于兵力不足,防线相对薄弱[54]

德军对防线的进攻由2个山地师组成的第18山地军负责,他们因遭遇到顽强抵抗而进展甚微[55],在第一天的德军报告显示德军第5山地师“虽然有强大的空中支援下付出大量伤亡下仍难以攻破鲁佩尔要塞”[56],在梅塔克萨斯防线上的24个要塞只有2个被攻占,而且它们是因为被守军破坏后才陷落[57]

经过3天激战后,德军终于在火炮及俯冲轰炸机的支援下攻占所有要塞,行动成功主要归功于德军第6山地师,他们翻越了海拔7,000英尺高的充满积雪的山岭及突破希腊军队防守薄弱的地点,他们在4月7日晚上到达前往塞索洛尼基的铁路线,第18山地军的另一个师在面对顽强阻击下前进,第5山地师与增援的第125步兵团,在4月7日瓦解了斯垂蒙的防卫及渡河攻击,他们通过时将碉堡逐一攻占,不过由于面对惨重伤亡,他们在到达预定区域后便撤出了战斗,德军第72步兵师从布拉格耶夫格勒进攻越过山脉,虽然缺少驮兽、中型火炮及登山设备,他们在4月9日晚仍然到达塞雷斯及突破梅塔克萨斯防线[58],在巴科普洛斯中将决定从防线后撤后,孤立的堡垒坚守了4天,直至德军重型火炮到达才陷落,一些孤立的守军继续战斗,令后撤的希腊军队能从海上撤退[59]

希腊第2军团的投降[编辑]

4月8日晚,左翼的第30步兵军到达它的预定目标,德军第164步兵师攻占萨丁德军第50步兵师越过科莫蒂尼后渡过奈斯特韦兹河,它们在第2天会合,4月9日,随着瓦尔达尔河东岸防御的崩溃,希腊第2军团决定无条件投降,根据4月9日的战况估计,李斯特元帅认为由于摩托化单位的快速进展,他的第12军团在突破敌人在瓦尔达尔河的防守后已占据有利位置向希腊中部推进,基于这种估计,他命令第5装甲师从第1装甲集团转入第40装甲军之下,他的理由是他有一个新的任务以通过蒙那斯迪尔隘口,他重组了2支进攻部队,东面是第18山地军及西面是第40装甲军[60]

突进到科扎尼[编辑]

4月10日早上,第40装甲军已完成继续进攻的准备及向科扎尼方向进发,超出所有预计,蒙那斯迪尔隘口完全没有防守,德军于是把握这个机会,他们在早上11时在韦维北面与盟军首次接触,武装亲卫队在4月11日占领韦维,但在该镇南面的克里迪山口被阻击,这裹是英联邦及希腊部队的驻地,这支部队名叫艾云·G·麦基部队,威尔逊将军将它配置此地是“....阻止对弗洛里纳狭谷的闪电进攻”[61],第2天,武装亲卫队一个团侦察出敌人位置及向敌人发起进攻,经过激烈战斗,德军消除了这些抵抗及突破防守[62],4月14日早上,德军第9装甲师前锋到达科扎尼。

奥林匹斯及塞维娅山口[编辑]

1941年4月15日的战线

当德军第40装甲军经蒙那斯迪尔隘口侧击时,威尔逊面对德军从塞萨洛尼基的进攻,4月13日,他决定将所有英联邦的部队撤向哈里亚克蒙河及温泉关的狭窄山口[63],4月14日,第9装甲师建设了渡过哈里亚克蒙河的浮桥,但他们试图再向前进攻被敌人密集的炮火所阻,这些防御炮火来自3个方向:在奥林匹斯山至海边之间的普拉塔蒙隧道区、奥林匹斯山口及在东南面的塞维娅山口,在这3条路线前进都面对强大反击,而且只有少量部队可以通过,在奥林匹斯及塞维娅山口防守的包括新西兰第4营、新西兰第5营及澳大利亚第16营,之后3天,第9装甲师难以向前推进[64]

一座毁坏了在山脊的堡垒守卫这裹到普拉塔蒙之海岸,4月15日晚,一个德军摩托化营在一个坦克营的支援下进攻这裹,但被麦基陆军上校指挥的新西兰第21营士兵击退,新西兰士兵伤亡惨重,第2天,德军一个装甲团到达及攻击新西兰第21营两翼,不过新西兰第21营仍坚守堡垒,经过15至16日的激战,德军调来一个坦克营、一个步兵营及一个摩托化营增援,当坦克沿海岸进攻数小时后,德军步兵攻击新西兰军左翼[65]

在从韦维镇撤退数小时后,澳大利亚反坦克炮兵正在休息

新西兰第21营被迫撤退,渡过皮尼俄斯河、及到达皮尼俄斯峡谷西面出口,他们只付出轻微伤亡[65],麦基上校接到命令要坚守峡谷至4月19日[66],他命令在所有守军士兵进入峡谷后,凿沉在峡谷西面出口的所有船只及开始构筑防御工事,第21营得到新西兰第2步兵营第2连及之后到来的新西兰第2步兵营第3连的增援,这支守军被改名为亚伦部队,由阿瑟·森美·亚伦准将指挥,新西兰第2步兵营第5连新西兰第2步兵营第11连被移到峡谷西南面的拉里萨及被命令尽量坚守此地3至4天[67]

4月16日,威尔逊将军与帕帕戈斯将军在拉米雅会谈及通知他已决定把部队撤入温泉关,布荚梅将军在撤入温泉关时将麦基及伯纳德·弗赖伯格的权责分开,麦基负责在通过东南面的拿尼沙时保护新西兰师的两翼及指挥部队通过多莫科斯撤入温泉关;英军第1装甲旅掩护撤退;弗赖伯格指挥亚伦部队撤退[68]

4月18日早上,进攻皮尼俄斯峡谷的行动开始,德军装甲步兵乘船渡河,而第6山地师从山上往下进攻新西兰营,将其彻底击溃,4月19日,第18山地军进入拿尼沙及占领机场,这是英军的主要供应据点,夺取了相等10部货车的物资及燃料令前锋部队可以继续前进,沃洛斯港在4月21日陷落;在这裹,德军夺取了大量有价值的柴油引擎及未经加工的石油[69]

希腊第1军团的撤退及投降[编辑]

1941年4月23日,乔治·措拉格鲁将军就在依贝鲁斯的希腊军队投降的第三也是最后一份议定书与德国的阿尔弗雷德·约德尔上将及意大利的费兰度将军会谈

当德军深入希腊国土后,希腊第1军团在阿尔巴尼亚的行动深受威胁,威尔逊将军形容他们如“拜物教徒的教旨的不希望见到地上的庭院,他们不愿向意大利人退让”[70],直到4月13日,希腊第1军团才开始向班都斯山脉撤退,盟军经班都斯山脉到温泉关的撤退路线可能受到侧击希腊军队的德军威胁,武装亲卫队一个团执行经迈腊翁山口到约阿尼纳的任务以切断希腊第1军团的后退路线,[71]4月14日,在卡斯特里亚山口爆发激烈战斗,在这裹德军封锁希腊军队的退路,封锁行动扩展到整个阿尔巴尼亚前线,而意大利军则缓慢的追击[72]

帕帕戈斯将军估计德军进攻迈腊翁山口,因此命令部队冲向此地,4月18日,一场在数个希腊军事单位与武装亲卫队阿道夫·希特勒旅的战斗—他们已经到达格雷韦纳—爆发[72],希腊军队由于缺少必要装备对抗摩托化部队而被到包围及压倒,德军继续进攻及在4月19日占领约阿尼纳,这是希腊第1军团最后一条补给路线[73],盟国的报纸形容希腊军队的命运如现代的古希腊悲剧,历史学家及前战地记者克里斯托弗·巴克利当形容希腊军队的悲剧时表示“这是一个亚厘士多德学派的导泻,令所有人敬畏的勇敢但徒劳的事情”[74]

4月20日,在阿尔巴尼亚的希腊军队司令乔治·措拉格鲁将军意识到这个不愿见到的情形及决定命令包括14个师的部队投降,[72]第二次世界大战历史学家约翰·基谨描述措拉格鲁令意大利人达到胜利的目的及不能获取任何利益,他与德军武装亲卫队师长泽普·迪特里希进行非正式谈判,安排只向德军单方面投降[75],在希特勒直接命令不能向意大利人透露详情下,投降很快被接纳[72],被这个决定触怒的墨索里尼命令向希腊军队反攻但被击退,因此墨索里尼派出个人代表到希特勒要求意大利参加4月23日的停战协定[76],希腊士兵在解除武装后可自由返回家园,而不会被当作战俘,而军官则容许保留自己的武器[77]

温泉关的位置[编辑]

早在4月16日,德军指挥官意识到英军将自沃洛斯及比雷埃夫斯坐船撤退,他们决定实施追击,与英军保持接触及阻止其撤退计划,由于缺乏机动力,德军步兵师撤出战斗,第2及第5装甲师、武装亲卫队第1摩托化旅和数个山地师追击敌军[78]

为了容许英军主力撤退,威尔逊命令在雅典的门户,历史上著名的温泉关作最后的立足点,弗赖伯格负责防守在海岸线上的山口,而麦基则防守斯卡姆洛斯山谷,战役后麦基说:“我对能撤离不抱任何希望,我想我们已经坚持了两个星期及被数倍于我军的敌人击败。”[79]当4月23日早上命令到达时,他们决定两个地点各由一个团防守,这两个团,澳大利亚第19团及新西兰第6团尽量长时间守卫各山口,以掩护其他单位撤退,德军在4月24日早上11时30分发起进攻,遇到顽强抵抗,损失了15辆坦克及付出大量伤亡[80],盟军坚守了一整天;达到了阻延的目的,他们向海滩撤退及在底比斯建立新的防线,[81]德军装甲师的追击因为陡峭的山坡及U字形的折弯而受阻延[82]

德军向雅典进军[编辑]

当弃守温泉关后,英军从南面的底比斯撤退,这是除雅典外唯一仍在盟军手中的地区,第2装甲师的一个摩托化营渡过优卑亚岛后攻占卡尔基斯港,之后退回本土,他们的任务是侧翼包围撤退中的英军,这个摩托化营只遭遇到微弱抵抗及在1941年4月27日早上,第一个德军士兵进入雅典,后面有大批装甲车坦克步兵跟随,他们取得了大批物资包括石油汽油润滑剂,数千吨的弹药、十辆载满糖果的货车及相等于十辆货车的其他物资加上各种其他装备、武器及药物[83],雅典的居民在数天前已预计德军将会入城、紧闭窗户及留在家中,之前一天的晚上雅典电台作出如下宣布:

你们正在听着的是希腊之音,希腊人,坚定的、骄傲的及有尊严的站起来,你们必须证明你们自己在历史中的价值,我军的英勇及胜利已经被确认,我们正确的理想亦将会被实现,我们正直的执行职责,朋友们!希腊将存在我们心中、我们军队的灵魂及最后胜利之火鼓舞我们生存,希腊将会再生及更加强大,因为军队正直的为生存及自由而战,兄弟们!充满勇气及毅力,大胆的战斗,我们将会排除万难,希腊人!只要希腊存在我们心中,我们必定能骄傲的及有尊严的站起来,我们已经是一个正直的国家及有勇敢的士兵[84]

1941年4月6日,受德军轰炸破坏的比雷埃夫斯(在堪培拉的澳大利亚战争档案)

德军直接到达雅典卫城及升起纳粹旗帜,根据很多目击者说,希腊精锐步兵部队除下希腊国旗后拒绝交给入侵者及从雅典卫城跳下[85],无论这个故事是否真的,很多希腊人相信及视这些士兵为烈士[86]

英联邦军队的撤退[编辑]

1941年4月15日早上,韦维尔向威尔逊发出如下信息:“我们必须在与希腊人合作下继续战斗,不过根据情报我们有必要尽快撤退。”[88]

当中东战区英军总司令阿奇博尔德·珀西瓦尔·韦维尔将军在4月11日至13日在希腊时已经警告威尔逊不能预计有任何增援,及授权弗雷迪·德·金根少将与有关官员讨论撤退计划,无论如何,英国人在这个阶段不会提出任何建议;所有建议均来自希腊政府,第二天帕帕戈斯向威尔逊建议W军团应该撤走后先行离开,威尔逊通知中东总部及海军上校伯利·古乐门在4月17日到达希腊准备撤退计划[89],同一天威尔逊回到雅典与希腊国王、帕帕戈斯、迪阿比亚克及古乐门会谈,晚上,科里齐斯向国王乔治二世会报战败的消息后自杀[90],4月21日,韦维尔在口头上批准威尔逊撤退的要求后补回书面命令,命令英联邦部队撤退往克里特岛埃及[91]

5,200人,大部分隶属新西兰第5步兵团在4月24日晚上从阿提卡东部的波尔图·拉斐迪,当时新西兰第4步兵团仍在封锁通往雅典的道路,当地已被新西兰部队24小时禁止通行[92]。4月25日(澳新军团日),少数皇家空军中队离开希腊(迪阿比亚克在克里特岛的伊拉克利翁设立了指挥部),及10,200名澳大利亚士兵从纳夫普利翁米加拉撤退[93],另外2,000人则等待至4月27日因为尤尔斯特皇子接近纳夫普利翁,德军认清撤退行动是自东伯罗奔尼撒的港口进行[94]

“我们不能违反希腊最高司令官的愿望而继续留在希腊,因而令该国受更大的摧残,威尔逊或白慕德应希腊政府帕帕戈斯的要求,基于赞成,撤退应该实施,由此在撤退往温泉关的路上不会有希腊军队合作配合,你将要尝试尽量减少浪费资源。”
温斯顿·丘吉尔在1941年4月17日对希腊有关建议的回应[95]

4月25日,德军空降攻占了科林斯运河上的大桥,这有双重目的:切断英军撤退路线及掩护他们进入科林斯地峡,进攻在初期便取得成功,直至英军一枚炮弹错误击毁大桥为止[96],武装亲卫队第1摩托化旅在约阿尼纳集结,准备经阿尔塔沿班都斯山脉西面的山麓丘陵向米索隆基进发,及在佩特雷横过伯罗奔尼撒从西面进入地峡,当他们在4月27日下午5时30分到达时知道伞兵部队已经被从雅典开来的部队代替[83]

在科林斯运河上架设临时桥梁令第5装甲师可越过伯罗奔尼萨追击敌人,当他们经阿尔戈斯往卡拉马塔时,他们发现大部分盟军单位已经撤退,他们在4月29日到达南部海岸,在这裹他们与从皮尔戈斯开来的武装亲卫队会合[83],在伯罗奔尼萨他们与一些孤立和未能准时登船的盟军爆发零星战斗,这次进攻对切断从希腊中部撤退过来的英军已迟了数天,不过他们仍然包围了澳大利亚第16步兵团澳大利亚第17步兵团[97]。4月30日,大约50,000名士兵已经撤离a[›],不过却被德国空军重创,大约26艘运兵船被击沉,德军在卡拉马塔共俘虏大约7–8,000名来不及撤退的英联邦(包括2,000名赛普耶斯及巴勒斯坦人)及南斯拉夫士兵,同时从盟军战俘营中释放了很多意大利战俘[98]

后果[编辑]

Gr-triple-occupation.png
  三国占领区

         意大利领          德国领          保加利亚

三国占领[编辑]

1941年4月13日,希特勒发出元首第27号指令,说明他即将在希腊的占领政策[99],他最后决定在巴尔干的占领范围的元首第31号指令在6月9日发出[100],希腊本土被德国、意大利及保加利亚瓜分,德军占领了很多在战略上很重要的地区,主要是雅典塞索洛尼基中马其顿及一些在爱琴海的岛屿包括大部分克里特岛,他们亦占领弗洛里纳,意大利及保加利亚均要求这裹[101],同一天措拉格鲁请求投降,保加利亚军入侵色雷斯,目的是控制在西色雷斯及东马其顿的爱琴海出口,保加利亚人占领了斯垂蒙河萨莫色雷斯岛斯维林格勒西面的萨摩斯河的分界线[102],剩下的由意大利占领,意大利军在4月28日开始占领在爱奥尼亚海及爱琴海的岛屿,6月2日他们占领伯罗奔尼萨、6月8日他们占领提萨里及在6月12日占领阿提卡[100]

希腊在被占领其间,人民面对极权统治,很多人因困苦及饥饿而死亡,占领者也因此面对困难及付出高昂代价,这导致希腊民主军的建立,他们对占领者发动游击战及建立情报网络[103]

克里特岛战役[编辑]

Paratroopers Crete '41.JPG
德军伞兵在克里特岛空降
German assault on Crete.jpg
德军在克里特岛进攻示意图

1941年4月25日,乔治二世及其政府离开希腊本土到达克里特岛,该岛在5月20日受到进攻[104]。德国人出动伞兵进行大规模空降入侵及进攻在岛上马莱迈瑞思诺伊拉克利翁的3个主要机场,经过7天激烈战斗及顽强抵抗,盟军指挥官认为战事已没有希望及命令从斯法克亚撤退。1941年6月1日,盟军从克里特岛的撤退完成及全岛被德军占领,在德军第7伞兵师付出惨重的伤亡后,希特勒禁止以后进行任何空降作战[105]克特·司徒登将军称克里特岛是德军伞兵的坟墓或这场战役是悲惨的胜利[105],在5月24日晚上,乔治二世及其政府从克里特岛撤退到埃及[33]

评价[编辑]

希腊战役时间表
1941年4月6日 德军入侵希腊
1941年4月8日 德军第164步兵师占领克桑西.
1941年4月9日 德国军队占领塞萨洛尼基
德军第72步兵师突破梅塔克萨斯防线
希腊第2军团无条件投降
1941年4月10日 德军在韦维北面的克里迪山口瓦解敌人防守
1941年4月13日 亨利·梅特兰·威尔逊将军决定将所有英军撤退到哈里亚克蒙河及温泉关.
阿尔巴尼亚作战的希腊第1军团撤往班都斯山脉
希特勒发出元首第27号命令,描述他关于将来在希腊的占领政策
1941年4月14日 德军第9装甲师前锋到达科扎尼
卡斯特里亚山口战斗后,德军封锁希腊军队的退路,封锁了整个阿尔巴尼亚前线
1941年4月16日 威尔逊通知亚历山大·帕帕戈斯将军有关他将部队撤退到温泉关的决定
1941年4月17日 海军上校伯利・古乐门被派往希腊准备英联邦的军队撤退
1941年4月18日 经过3天激烈战斗,德军装甲步兵渡过塞萨利
武装亲卫队第1阿道夫·希特勒师—到达格莱维纳— 击败数个希腊单位
1941年4月19日 德军进入拿尼沙及控制了飞机场
德军占领约阿尼纳.
1941年4月20日 希腊在阿尔巴尼亚的司令乔治·措拉格鲁将军提出其部队只向德国人投降
保加利亚军队入侵色雷斯
1941年4月21日 英联邦军队全面向克里特岛及埃及撤退的最后命令正式实施
德军占领洛沃斯
1941年4月23日 当墨索里尼向希特勒发出抗议后,在阿尔巴尼亚的希腊军队正式向德国人及意大利人同时投降
1941年4月24日 德军向温泉关守卫的英联邦守军进攻,英军撤退往底比斯
5,200名英联邦士兵从阿提卡东部的波尔图·拉斐迪撤退
1941年4月25日 少数英国皇家空军中队离开希腊,大约10,200名澳大利亚士兵从纳夫普利翁米加拉撤退
德军空降攻占了在科林斯运河上的大桥
1941年4月27日 第一名德军士兵进入雅典
1941年4月28日 意大利军队开始占领在爱奥尼亚海爱琴海的岛屿
1941年4月29日 第5装甲师到达伯罗奔尼撒南部海岸,在这裹他们与从皮尔戈斯开来的武装亲卫队会合
1941年4月30日 42,311名英联邦士兵已撤退完成,德军共俘获大约7-8,000名英联邦士兵

希腊战役以德国取得完全胜利而告终,英国在中东没有足够的军事资源以容许他同时在非洲北部及巴尔干进行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加上,如果他能在希腊抗击德国的进攻,他亦没有能力越过巴尔干进行反击,在列举德国于希腊能取得全面胜利的原因时,以下的因素有很大的作用:

  1. 德国的陆军及装备具有很大优势;[106]
  2. 德国空军的巨大优势加上希腊没有能力向英国皇家空军提供更多飞机场;[107]
  3. 英国远征军实力不足,原因是帝国陆军数量很少;[106]
  4. 希腊军队的贫弱状况及缺乏现代化装备;[107]
  5. 港口、道路及铁路设施不足;[108]
  6. 没有联合指挥及英国、希腊和南斯拉夫军队之间缺乏合作;[107]
  7. 土耳其的绝对中立;[107]
  8. 南斯拉夫的抵抗过早崩溃。[107]

当盟国战败后,有关派遣英军到希腊的决定在英国引起激烈的批评。二次大战期间的帝国总参谋长艾伦·布鲁克元帅认为在希腊的干预是一个“战略上的巨大错误”,因为这否定了韦维尔留下必要资源以完成征服意属利比亚或成功阻止埃尔温·隆美尔德意志非洲军的三月攻势,因此这延长了本来可以在1941年内取得胜利的北非战场[109]。在1947年弗雷迪·德·金根少将要求英国政府承认在希腊所实行之政策是错误的[110],另一边,布鲁克则争辩,如果英国在1939年时希腊的独立受到威胁时不作任何回应,面对纳粹德国的猛烈攻势时在道德上于理不合[111]。根据历史学家海茵茨·里克特的描述,丘吉尔尝试通过在希腊的军事行动以影响美国的政治气候,直到战败后他仍坚持自己的策略[112]。而约翰·基谨则认为,“希腊战役是旧时代的绅士战争,双方都付出名誉及勇气”,希腊及盟国军队,出动了庞大的军队,“正义地与敌人战斗”。[113]

弗赖伯格及布莱梅均质疑计划的可行性,但他们未能向其政府反影他们的意见及忧虑[114]。计划在澳大利亚引起轰动,当布莱梅在1941年2月18日被告知要被派往希腊后,他感到忧虑但没有告诉澳大利亚政府,只通知韦维尔澳大利亚总理罗伯特·孟席斯已批准计划[115]。当然,建议已被在伦敦英国战时内阁接纳,而孟席斯亦有出席,丘吉尔亦对孟席斯说弗赖伯格及布莱梅已批准远征[116],3月5日,在写给孟席斯的信中,布莱梅说他不喜欢这个计划: 逐渐地派遣到欧洲,第二天他说行动是“最有害的”,不过,在思想上他同意,澳大利亚政府已派遗澳大利亚皇家军队到希腊作战[117]

1942年,英国国会议员描述在希腊的军事行动是政治上及感情用事的决定,艾登争辩说英国的决定是无异议的,及坚持希腊战役阻延了轴心国入侵苏联[118]。一些历史学家争辩这是为了证明希腊的抵抗已经变成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转析点[119]。根据莱尼·里芬斯塔尔, 希特勒说:“如果意大利人没有进攻希腊及需要我们的帮助,战争的进程将大为不同,我们可以在俄罗斯寒冬来到前攻占列宁格勒莫斯科,更没有之后的斯大林格勒战役。”[120]除了他的意见,布鲁克亦说对苏联攻势的开始延迟是由于希腊战役[109],约翰·N·布拉德利及汤马仕·B·贝尔总结虽然无任何资料显示巴尔干战役令德国延迟巴巴罗萨行动,明显地整个计划令他们必须等待[121],另一方面,里克特说艾登的争辩是“窜改历史”[122], 英国知名战略学者B·H·李德·哈特及弗雷迪·德·金根坚持如果马莉塔作战延迟了轴心国入侵苏联,这未足够证明英国政府的决定是正确的,因为这不是此决定的唯一策略上的目的[123],在1952年,英国内阁办公室历史分部的一项科学研究总结巴尔干战役没有影响巴巴罗萨行动的实行[123], 根据罗伯特·柯奇贝尔说:“将巴巴罗萨作战的开始日期由5月15日延迟至6月22日是不合逻辑的安排,而且之前不正常的潮湿冬季令河流直到晚春仍然泛滥。”[124]

对希腊的赞誉[编辑]

凡知悉希腊卫国战事之人,莫不称美其民之英勇。先是抗击意大利,复又抵抗纳綷德军,实乃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整个文明世界因而被唤醒,并与法西斯势不两立。
温斯顿·丘吉尔[125]

希特勒在1941年对国会的发言中,表达了他对希腊军队的赞誉h[›],说道:“从历史公正的角度来看,我不得不指出,在我们面对的所有敌人中,希腊士兵在战斗中格外地表现出了他们高昂的勇气,他们只有在继续抵抗是不可能或者徒劳无益的情况下方才投降。”希特勒亦命令,所有的被俘希腊士兵在被解除武装后,即释放及遣送回国,“因为他们的英勇[126]”。据希特勒的最高统帅部参谋长陆军元帅威廉·凯特尔说,希特勒“希望能给希腊人一个光彩的和解协定,以表示对他们英勇抵抗的敬意和无可指责的反抗:毕竟这都是意大利人导致的问题(指这场战争是由意大利首先发动所致)。”i[›]受到希腊抵抗意大利与德国入侵的启发,丘吉尔说道:“至此我们今后将无法再说希腊人英雄般地战斗(因为希腊已经沦陷),但英雄们将像希腊人般地战斗。”[127]在回复给乔治二世1940年12月3日的来信时,美国总统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说:“所有的自由民族都对希腊民族的英勇和坚定不移感到深受鼓舞。”k[›]

附录[编辑]

^  a:  各方的资料对于英联邦军的撤离人数的记载皆有所不同。根据英国官方的资料,五万零七百三十二名将士成功撤离。[128] 然而,根据历史学家G.A. Titterton所言,约有六百名士兵阵亡于运输船Slamat之海难中。[129]而在计及五百至一千名抵达克里特岛的迟来者后,其以为英国与希腊的军队,能够撤离至克里特或埃及的,大约有五万一千人。除此之外,历史学家Gavin Long指出,按照澳大利亚对二次大战的官方历史资料,英联邦军的总撤离人数当为四万六千五百人左右,而另一位历史学家 W.G. McClymont则指出,按照新西兰的官方史料,撤离士兵数当为五万零一百七十二。[130] 而McClymont同时指出,这些数字差异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撤军之时正值深夜,而且队伍中混有希腊士兵及难民。[131]
^  b:  在此前,希特勒曾两度同意地中海及亚得里亚海邻近地区为意大利之势力范围。而南斯拉夫及希腊正处于其中,故墨索里尼认为其已得到授权去为所欲为。[9]
^  c:  据美国军事历史研究所陆军中心所述,意大利出兵使得希特勒大为震怒,因为墨索里尼无视其欲保持巴尔干半岛和平的希望。[132]
^  d:  布鲁克认为,墨索里尼更希望希腊不接受最后通牒,但是他们将遭受一些抵抗。布鲁克写道,“后来披露的一些文档显示所有攻击的细节都已经精心准备...他希望有一些无可置疑的胜利来增加他的声望,那样才可以和纳粹德国的所向披靡分庭抗礼。”[133]
^  e:  据美国军事历史研究所陆军中心所述, 希腊将这个决定通知了南斯拉夫,但是他们反过来披露给德国政府[22] 帕帕戈斯写道:

附带说一下,反抗德国的决定将迫使他们进攻我们,这样只会将英国人逐出希腊,因为他们知道,如果他们不进入保加利亚,没有英国的军队将登录希腊。他们的决定仅仅是一个他们的借口,这样他们就可以为进攻一个小国家获得辩护的理由,因为这个小国家已经卷入了一场反抗强国的战争。但是,尽管英国的军队不进入巴尔干半岛,德国也依然会介入,因为首先1940年秋天德国进攻俄罗斯的计划中已经考虑到右翼军队的安全,其次通过对巴尔干半岛南部的控制,从而将范围扩大到地中海的东部是德国攻击英国的重要战略步骤。[134]

^  f:  1941年4月6日晚上,当德国入侵开始的时候,南斯拉夫通知希腊他们将按计划行动:他们将在次日早晨6点袭击意大利的军队。4月7日凌晨3点,希腊第一军第13师袭击意大利军队,占据两个高地并俘虏了565名意大利人。然而,南斯拉夫并没有发起攻击。4月8日,希腊司令部决定停止行动。[135]
^  g:  尽管目标是增援希腊,波兰独立喀尔巴阡步兵旅和澳大利亚第七师的部队被韦维尔驻留在埃及,因为埃尔温·隆美尔成功地推进到昔兰尼加。[136]
^  h:  纳粹德国时期的宣传部长约瑟夫·戈培尔非常景仰希腊的古迹,当他第一次到达希腊时,在他的日记中描绘到他年轻时的梦想成真[137],同时他相信梅塔克萨意图使希腊保持中立国位置,[138]在他的日记中也确证希特勒精心布置进攻希腊和希腊人民。然而,轴心国策略使进攻希腊不可避免。[139]
^  i:  根据凯特尔的描述,1940年冬天,当德国筹备和希腊的战争时,希特勒经常和他关系较好的同僚说自己很后悔参与这场战争。[140]
^  k:  引自1940年12月5日罗斯福总统给希腊乔治国王的信。[141]

脚注[编辑]

  1. ^ Collier (1971), 180
    * Greek Wars. Encyclopaedia "The Helios". 
  2. ^ Richter (1998), 119, 144
  3. ^ Campaign in Greece. The Encyclopedia Americana. 
    * Ziemke, Balkan Campaigns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9-02-08.
  4. ^ 4.0 4.1 4.2 Beevor (1992), 26
    * Long (1953), 182–183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8-02-28.
    * McClymont (1959), 486
    * Richter (1998), 595–597
  5. ^ 5.0 5.1 Richter (1998), 595–597
  6. ^ Bathe-Glodschey (1942), 246
  7. ^ Greek Wars. Encyclopaedia "The Helios". 
  8. ^ Bathe-Glodschey (1942), 246
    * Hitler, Speech to the Reichstag on May 4, 1941
    * Richter (1998), 595–597
  9. ^ 9.0 9.1 Blau (1953), 82 引用错误:带有name属性“C3-4”的<ref>标签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10. ^ Ciano (1946), 247
  11. ^ Greece, History of. Encyclopaedia "The Helios". 
  12. ^ Buckley (1984), 18
    * Goldstein (1992), 53
  13. ^ Buckley (1984), 17
  14. ^ Southern Europe, World War-2.Net
  15. ^ Buckley (1984), 19
  16. ^ Buckley (1984), 18–20
  17. ^ Bailey (1984), 22
    * More U-boat Aces Hunted down, OnWar.Com
  18. ^ Richter(1998), 119
  19. ^ Creveld (1972), 41
    * Rodogno (2006), 29–30
  20. ^ Neville (2003), 165
  21. ^ Lee (2000), 146
  22. ^ 22.0 22.1 Blau (1953), 70–71 引用错误:带有name属性“C72”的<ref>标签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23. ^ Blau (1953), 5
  24. ^ 24.0 24.1 Blau (1953), 5–7
    * Greece, History of. Encyclopaedia "The Helios". 
  25. ^ Keitel (1965), 154–155
  26. ^ Greece, History of. Encyclopaedia "The Helios". 
    * McClymont, 158–159
  27. ^ McClymont, 158
  28. ^ Lawlor (1994), 167
  29. ^ Barrass, Air Marshal Sir John D'Albiac
    * Beevor (1992), 26
  30. ^ Blau (1953), 71–72
    * Vick (1995), 22
  31. ^ Beevor (1992), 38
    * Blau (1953), 71–72
  32. ^ 32.0 32.1 32.2 Churchill (1991), 420
  33. ^ 33.0 33.1 George II. Encyclopedia "The Helios". 
  34. ^ Greece, History of. Encyclopaedia The Helios. 
    * Simpson (2004), 86–87
  35. ^ Blau (1953), 74
  36. ^ Balkan Operations – Order of Battle – W-Force – 5th April 1941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8-02-28., Orders of Battle
  37. ^ Bailey (1979), 37
    * Blau (1953), 75
  38. ^ 38.0 38.1 38.2 38.3 Blau (1953), 77
  39. ^ McClymont (1959), 106–107
    * Papagos (1949), 115
    * Ziemke, Balkan Campaigns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9-02-08.
  40. ^ McClymont (1959), 106–107
  41. ^ Lawlor (1994), 168
  42. ^ Bailey (1979), 37
  43. ^ Lawlor (1994), 168
    * McClymont (1959), 107–108
  44. ^ Ziemke, Balkan Campaigns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9-02-08.
  45. ^ Buckley (1979), p. 40–45
  46. ^ Blau (1953), 79
  47. ^ Blau (1953), 79–80
  48. ^ Blau (1953), 81
  49. ^ Blau (1953), 82–83
  50. ^ Blau (1953), 83–84
  51. ^ McClymont (1959), 160
  52. ^ Blau (1953), 86
  53. ^ Blau (1953), 87
  54. ^ Buckley, p. 30–33
  55. ^ Buckley (1984), 50
    * Blau (1953), 88
  56. ^ Beevor (1991), 33
  57. ^ Buckley (1984), 50
  58. ^ Blau (1953), 88
  59. ^ Buckley (1984), 61
    * Blau (1953), 89
  60. ^ Blau (1953), 89–91
  61. ^ The Roof is Leaking, Australian Department of Veterans' Affairs
  62. ^ Blau (1953), 91
  63. ^ Hondros (1983), 52
  64. ^ Blau (1953), 94
    * Long (1953), 96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8-02-28.
  65. ^ 65.0 65.1 Blau (1953), 98
  66. ^ Long (1953), 96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8-02-28.
  67. ^ Long (1953), 96–97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8-02-28.
  68. ^ Long (1953), 98–99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8-02-28.
  69. ^ Blau (1953), 100
  70. ^ Beevor (1994), 39
  71. ^ Bailey (1979), 32
  72. ^ 72.0 72.1 72.2 72.3 Blau (1953), 94
  73. ^ Long (1953), 95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8-02-28.
  74. ^ Buckley (1984), 113
  75. ^ Keegan (2005), 157
  76. ^ Keegan (2005), 158
  77. ^ Blau (1953), 94-96
    * Hondros (1983), 90
  78. ^ Blau (1953), 103
  79. ^ Long (1953),143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8-02-28.
  80. ^ Bailey (1979), 33
    * Brallos Pass. The Encyclopaedia of Australia's Battles. 
  81. ^ Bailey (1979), 33
  82. ^ Blau (1953), 104
  83. ^ 83.0 83.1 83.2 Blau (1953), 111
  84. ^ Fafalios-Hadjipateras (1995), 248–249
  85. ^ Events Marking the Anniversary of the Liberation of the City of Athens, The Hellenic Radio
  86. ^ Bailey (1979), 33
  87. ^ Menzies, 1941 Diary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6-09-09.
  88. ^ Long (1953), 104–105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8-02-28.
  89. ^ McClymont (1959), 362
  90. ^ Long (1953), 112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8-02-28.
  91. ^ McClymont (1959), 366
    * Richter (1998), 566–567, 580–581
  92. ^ Macdougall (2004), 194
  93. ^ Macdougall (2004), 195
    * Richter (1998), 584–585
  94. ^ Richter (1998), 584
  95. ^ McClymont (1959), 362–363
  96. ^ Blau (1953), 108
  97. ^ Macdougall (2004), 195
  98. ^ Blau (1953), 112
    * Greece (World War II). An Encyclopedia of Battles. 
    * Richter (1998), 595
  99. ^ Richter (1998), 602
  100. ^ 100.0 100.1 Richter (1998), 615
  101. ^ Richter (1998), 616
  102. ^ Richter (1998), 616–617
  103. ^ Carlton (1992), 136
  104. ^ Crete, Battle of. Encyclopaedia "The Helios". 
    * George II. Encyclopaedia "The Helios". 
  105. ^ 105.0 105.1 Beevor (1992), 231
  106. ^ 106.0 106.1 Blau (1953), 116–118
    * McClymont (1959), 471–472
  107. ^ 107.0 107.1 107.2 107.3 107.4 Blau (1953), 116–118
  108. ^ McClymont (1959), 471–472
  109. ^ 109.0 109.1 Broad (1958), 113
  110. ^ Richter (1998), 624
  111. ^ Buckley (1984), 138
  112. ^ Richter (1998), 633
  113. ^ Keegan (2005), 158
  114. ^ McClymont (1959), 475–476
  115. ^ McClymont (1959), 476
  116. ^ Richter (1998), 338
  117. ^ McClymont (1959), 115 and 476
  118. ^ Richter (1998), 638–639
  119. ^ Greece (World War II). An Encyclopedia of Battles. 
    * Keegan (2005), 144
  120. ^ Riefenstahl (1987), 295
  121. ^ Bradley-Buell (2002), 101
  122. ^ Richter (1998), 639–640
  123. ^ 123.0 123.1 Richter (1998), 640
  124. ^ Kirchubel (2005), 16
  125. ^ Churchill (1974), 6891
  126. ^ Hitler, Speech to the Reichstag on May 4, 1941
    * Keitel (1965), 165–166
  127. ^ Celebration of Greek Armed Forces in Washington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7-09-27., Press Office of the Embassy of Greece
    * Greece, History of. Encyclopaedia "The Helios". 
  128. ^ Murray-Millett (2000), 105
    * Titterton (2002), 84
  129. ^ Duncan, More Maritime Disasters
    * Titterton (2002), 84
  130. ^ Long (1953), 182–183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8-02-28.
    * McClymont (1959), 486
  131. ^ McClymont (1959), 486
  132. ^ Blau (1953), 3–4
  133. ^ Buckley (1984), 17
  134. ^ Papagos (1949), 317
  135. ^ Greece, History of. Encyclopaedia The Helios. 
    * Long (1953), 41
  136. ^ Beevor (1992), 60
  137. ^ M. Pelt (1998), 122–123
  138. ^ Pelt (1998), 226
  139. ^ Goebbels (1982)
    * Jerasimof Vatikiotis (1998), 156–157
  140. ^ Keitel (1965), 150, 165–166
  141. ^ Roosevelt, Letter to King George of Greece

参考书[编辑]

附加参考[编辑]

  • Bevin, Alexander. How Hitler Could Have Won World War II: The Fatal Errors That Led to Nazi Defeat. Three Rivers Press; Reprint edition. 2001. ISBN 0-609-80844-3. 
  • Carlton, Eric. Selective Control: Nazi non-Eastern Occupation Policies. Occupation: The Policies and Practices of Military Conquerors. Routledge. 1992. ISBN 0-415-05846-5. 
  • Cervi, Mario. The Hollow Legions. Chatto and Windus London. 1972. ISBN 0-7011-1351-0. 
  • Hellenic Army General Staff. An Abridged History of the Greek-Italian and Greek-German War. Athens: Army History Directorate Editions. 1997. OCLC 45409635. 
  • Lannoy, Francois de. Operation Marita-April 1941: La Guerre dans les Balkans. Editions Heimdal. 2001. ISBN 2-840-48124-3 (French). 
  • Mazower, Mark. Inside Hitler's Greece: The Experience of Occupation, 1941–44.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01. ISBN 0-300-08923-6. 
  • Playfair, Major General I.S.O. The Mediterranean and Middle East Volume II: The Germans come to the help of their Ally (1941). 1956. 
  • Rigopoulos, Rigas. Secret War: Greece-Middle East 1940–1945: The Events Surrounding the Story of Service 5-16-5. Turner Publishing Company. 2003. ISBN 1-56311-886-6. 
  • Shores, Christopher. Air War for Yugoslavia, Greece, and Crete 1940–1941. Grub Street. 1992. ISBN 0-948817-07-0. 
  • Stassinopoulos, Costas. AModern Greeks: Greece in World War II: The German Occupation and National Resistance and Civil War. American Hellenic Institute Foundation, Inc. 2005. ISBN 1-889247-01-4. 
  • Willingham, Mathew. Perilous Commitments: The Battle for Greece and Crete 1940–1941. Spellmount Publishers. 2005. ISBN 1-86227-236-0. 
  • Zotos, Stephanos. Greece:The Struggle For Freedom. Thomas Crowell Company. 1967. ASIN B0006BRA38.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