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苗栗鲤鱼潭水库档水闸门脱落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2004年苗栗鲤鱼潭水库档水闸门脱落事件
鲤鱼潭水库档水闸门脱落事件
鲤鱼潭水库档水闸门脱落事件06.jpg
海军救难大队准备下潜工作。
地点  中华民国台湾苗栗县三义乡
坐标 24°20′24.4″N 120°46′55.5″E / 24.340111°N 120.782083°E / 24.340111; 120.782083坐标24°20′24.4″N 120°46′55.5″E / 24.340111°N 120.782083°E / 24.340111; 120.782083
日期 2004年7月5日
时间 7月5日下午4时至7月11日下午6时(UTC+8
事故原因 螺栓断裂导致闸门脱落
影响地区 苗栗县台中县台中市(已于2010年县市合并
分级 水库安全事件
消防动员 水利署中区水资源局中华民国海军救难大队[1]中华民国陆军[2]
死亡人数
受伤人数
鲤鱼潭水库闸门脱落事件示意图

2004年苗栗鲤鱼潭水库档水闸门脱落事件是一起发生在台湾苗栗县三义乡鲤鱼潭水库水库安全事件,该起事件主要由敏督利台风侵袭台湾所引发,并造成大台中地区分区限水达6天之久。[3][4]

沿革[编辑]

事件背景[编辑]

鲤鱼潭水库[编辑]

鲤鱼潭水库位于苗栗县景山溪下游,属于大安溪水系上的离槽水库,该水库主要利用目标包含:防洪、灌溉发电,以及观光等四大目标。鲤鱼潭水库共分两期施作,第一期以景山溪大坝、取水工、泄洪道等工程为主,第二期以大安溪越域引水、士林水力发电计划为主,2002年9月两期工程正式完工启用。[5]

敏督利台风[编辑]

中度台风敏督利于2004年6月23日形成,于7月1日晚间10时自花莲县登陆,并于隔日上午自台北县淡水出海[6]。起初敏督利台风登陆时,其夹带之雨量及风势并未对台湾造成太大灾害,却因台风本身所牵引之西南气流所夹带之雨量于7月2日起开始在台湾中南部地区造成影响。[6]

斜依式取水塔[编辑]

鲤鱼潭水库的斜依式取水塔由上至下共有三个称为一号、二号、三号的取水口,各取水口都有闸门轨道因此总共有三层轨道,第一层的阻水闸门可控制一号、二号闸门启闭,第二层的阻水闸门可控制二号、三号闸门启闭;第三层称为挡水闸门,平时并不需要操作,仅在取水塔或导水隧道检修时才在静水状态下操作,可开启或关闭导水隧道。[7]

事件经过[编辑]

2004年7月2日敏督利台风所夹带之西南气流开始影响台湾中南部地区[6],并造成中部大安溪发生三次洪峰。鲤鱼潭水库累计,自7月1日台风登陆以来到7月5日水库总流入量高达4,326万吨,也让鲤鱼潭水库自完工启用以来第一次蓄水量接近满库之状态。[2]

7月3日[编辑]

鲤鱼潭水库管理中心为维护水库上游之归安桥结构安全,以及延缓水库溢流时间以免水库水位急速上涨增大溢洪道出流洪峰流量,因此于7月3日上午7时起开始进行防洪运转作业,将坝下出水工开启进行放流。使得鲤鱼潭水库下游放水量自7月2日的19万吨增加至7月3日的506万吨。然而防洪运转机制开始运作后,鲤鱼潭水库之值班人员发现斜依式取水塔的挡水闸门钢缆有不正常抖动的现象,因此随即通报承包维护之厂商前来处理,厂商将挡水闸门自水面下往上拉起,直到距离轨道底部约40米处时,因马达超载跳机让作业暂停,经故障排除后重新拉动闸门,却卡住无法提升,因此重新下方闸门直到底部38米处,闸门于此区时钢缆抖动状况较趋缓,因此暂时将闸门固定在此处。[2][7]

7月4日[编辑]

2004年7月4日鲤鱼潭水库的防洪机制持续运作,鲤鱼潭水库下游放流量增加至730万吨,钢缆抖动状况持续发生,但幅度与7月3日相同。[7][2]

7月5日[编辑]

7月5日下游放流量增加至524万吨,并且钢缆异常震动状况再度恶化,值班人员再次通知维护厂商前来处理,当日下午4时维护厂商之负责人到达鲤鱼潭水库与值班人员协商处理方式。然而就在此时钢缆经过长时间震动之疲劳状态下发生断裂,失去拉力的挡水闸门脱落跌入水库中。[2][7]

值班人员察觉闸门发生脱落事件后,立即向水库管理中心上级的水利署中区水资源局通报,中区水资源局人员于当日下午6时进驻管理中心了解事发状况,并随即联系国内深水救难单位及中央灾害应变中心以请求支援。尔后也立即成立应变小组进行闸门、取水塔等设备的资料统整。中华民国海军救难大队共6人于晚间11时抵达鲤鱼潭水库管理中心。[2][1][7]

海军救难大队进驻后立即与中区水资源局人员前往斜依式取水塔勘查事发现场与商讨闸门打捞事宜,由于闸门落水处活动空间狭小、深水温度低冷、水压强劲且能见度低等恶劣环境因素,导致救难大队评估下潜打捞作业将十分困难。[2]

7月6日[编辑]

7月6日上午4时海军救难大队第二批人员共计40人抵达事故现场,并一同将潜水设备运抵现场。下午4时减压舱及载人平台抵达斜依式取水塔进行安装及准备潜水作业,晚间七时海军救难大队人员首先先进行三水下遥控摄影确认闸门所在位置,然而因能见度几乎为零,接连三次水下遥控摄影皆无功而返。晚间11时开始第一次下水作业,却因夜间水温过低,仅下潜至水下70呎便折返上岸。[2]

7月7日[编辑]

7月7日上午8时管理人员将吊门机传动轴与钢索调整完成,海军救难大队进行第二次下潜,因仍无法定位闸门位置再度无功而返上浮。下午3时第三次下潜终于确认闸门滑落位置,经下潜人员初步评估后研判钢缆吊梁已变型并脱离闸门结构。首度确认道闸门实际毁损状况后,在场人员针对损坏状况召开会议进行闸门状况判读、后续工作检讨及替代方案的评估等。[2]

7月8日[编辑]

7月8日上午8时管理人员将相关夹具与钢缆以载人平台投放置闸门滑落处,11时海军救难大队第四次下水,将早前投放的钢缆与夹具定勾至挡水闸门上。下午3时45吨吊车来到斜依式取水塔执行闸门吊挂作业失败,研判挡水闸门仍与吊梁连结。经过此次失败后相关人员再次召开会议进行检讨。下午5时吊门机钢缆投放置闸门位置。[2]

7月9日[编辑]

7月9日上午8时海军救难大队第五度下水却因下潜人员身体不适立即上浮。上午9时重新下水,是为第六次下水,调门机钢缆成功勾住吊梁。下午1时第七次下潜,门轴钢缆成功吊挂到闸门主体上。下午5时45吨吊车配合吊门机将闸门主体上抬近40米。晚间7时钢缆发生松脱,吊挂作业立即停止。晚间8时将松脱之钢缆打捞出水面,于晚间10时重新安装完成,晚间11时中华民国陆军甲型联保厂人员来到现场与水库管理人员研讨爪钩型式并决定行事后立即制作。[2]

7月10日[编辑]

7月10日上午11时海军救难大队第八度下潜,以吊门机的钢缆勾住吊梁,下午1时50分吊梁首度浮出水面。晚间6时第九度下潜,再度利用吊门机的钢缆勾住闸门主体,晚间9时进行闸门试拉作业失败。晚间10时在场的水利署、中区水资源局、陆军及海军等相关人员进行检讨会议。于隔日凌晨3时决定将增加吊车拖吊力与改变吊挂流程。[2]

7月11日[编辑]

7月11日上午11时海军救难大队进行第十次下潜,并将刚到场的100吨吊车钢缆勾住挡水闸门本体,在确认闸门两侧压差是否平衡后开始吊挂作业。下午6时18分挡水闸门首度浮出水面,整起挡水闸门吊挂作业宣告完成。[2]

影响[编辑]

鲤鱼潭水库自2004年7月5日发生挡水闸门脱落事件后无法正常供水,加上风灾过后台湾自来水公司丰原净水厂之原水浊度过高与取水口淤积堵塞影响,当日大台中地区开始进行分区限水措施。在挡水闸门吊挂期间,自来水公司与中区水资源局方面,为改善供水之窘境,因此拟定以下计划进行紧急供水。[2]

  • 食水嵙溪紧急引水工程:中区水资源局石冈坝管理中心与台中农田水利会协调借调该会在食水嵙溪的灌溉取水口进行改善与清淤,紧急工程于7月6日凌晨2时通报竣工,每日开始供应水质较佳之70~80万吨原水。[2]
  • 后里圳紧急引水工程:中区水资源局依循集集大地震后之紧急供水模式,再度与台中农田水利会借调后里圳取水口,并与水利署第三河川局协调调用鼎型消波块及溪床上既有砂石堆筑临时导水堤,紧急工程于7月7日晚间12时通报竣工,当天开始引水30万吨,隔日开始引水量提高到40万吨、45万吨,直到闸门吊挂作业结束时更高达55万吨。[2]
  • 鲤鱼潭水库紧急抽水工程:7月6日中区水资源局获得来自水利署第二、三、四河川局支援的8部抽水机,7月10日开始安装作业,隔日全数完成启用,自溢洪道将水库内原水抽水至泄洪道下的静水池设置紧急抽水站,由中国钢铁公司借调2部6万吨级抽水机,以及自来水公司借调8部4万吨级抽水机抽水送至自来水管路,该工程于7月11日完工。另外在后池堰也安装35部小型抽水机输送至自来水管线,同样于7月11日先行完成8部开始抽水。[2]

图集[编辑]

事件调查[编辑]

鲤鱼潭水库闸门脱落事件后斜依式取水塔围起封锁线开始调查[8]。时任行政院长游锡堃指示研考会经济部需在1个月内提出事故报告,尔后经济部委托台湾省水利技师公会针对事件肇因进行鉴定[3],研判事发因出水工进行防洪运转时,进水箱涵流量大增,导致挡水闸门受高流速及大流量的水流冲击,挡水闸门所承受荷重总和大于连结螺栓之强度,进而导致闸门脱落。[3][7]

而在鲤鱼潭水库操作规定中指示挡水闸门平时并不操作,仅在斜依式取水塔或导水隧道检修时可在静水状态下操作。另外公共取水路、挡水闸门总配置图以及当初施工时的工程契约虽然都有规定平时挡水闸门因吊升至不浸水位置,并还注记了挡水闸门平时应吊挂在海拔301.5米处,然而相关操作维护手册并未明确载明相关规范,导致管理人员在不知情状况下操作而发生闸门脱落。[3][7]

后续发展[编辑]

2004年7月11日鲤鱼潭水库恢复正常供水后,时任台中市市长胡志强表示,将向台湾自来水公司争取争取“受灾月份的水费及基本费减半”[8]。对此时任自来水公司总经理陈荣藏表示,后续补偿将依照集集大地震后所订定的补偿规则办理,不过实际补偿方式需送交董事会后审议决定。[8]

景山水力发电计划[编辑]

景山水力发电计划为1999年台湾电力公司所研拟之水力发电计划,利用鲤鱼潭水库完工后封堵留存之导水隧道扩挖成地下厂房装设水轮发电机组,总装置容量为22,000KW[9][10]。于2004年7月发生挡水闸门脱落事件后,中区水资源局为降低大台中地区供水之风险,因此2013年利用原导水隧道改建为第二输水钢管,以作为备援的自来水原水供应管路。原景山水力发电计划则确认无法执行之下,改为在下游放水口另设地面式厂房装设水轮发电机组,总装置容量降为4,000KW。[9]

参见[编辑]

资料来源[编辑]

  1. ^ 1.0 1.1 王宗铭. 怒海潜将!海军水下作业大队MK-12潜水装曝光. NOWNEWS今日新闻. 2010-03-31 [2017-11-09] (中文(台湾)‎).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2.16 93年鲤鱼潭水库档水闸门脱落事件. 经济部水利署水利紧急应变经验学习中心. [2017-11-09] (中文(台湾)‎). 
  3. ^ 3.0 3.1 3.2 3.3 张俊夫. 鲤鱼潭水库漏水试验喊停 大台中停水暂延. 台湾好报. 2009-05-11 [2017-11-09] (中文(台湾)‎). 
  4. ^ 台中水最优 只怕土石流. 苹果日报. 2005-08-15 [2017-11-09] (中文(台湾)‎). 
  5. ^ 关于鲤鱼潭水库. 鲤鱼潭水库主题网. 2010-12-06 [2017-11-09] (中文(台湾)‎). 
  6. ^ 6.0 6.1 6.2 中央气象局台风警报发布概况表. 交通部中央气象局. [2017-11-09] (中文(台湾)‎). 
  7. ^ 7.0 7.1 7.2 7.3 7.4 7.5 7.6 张炎铭. 2004年7月5日-鲤鱼潭水库取水口挡水闸门掉落事件. 经济部水利署. 2015-02-26 [2017-11-09] (中文(台湾)‎). 
  8. ^ 8.0 8.1 8.2 戴文祥、潘文仁、萧夙眉. 鲤鱼潭闸门现场 封锁调查. 自由时报. 2004-07-13 [2017-11-09] (中文(台湾)‎). 
  9. ^ 9.0 9.1 鲤鱼潭水库工程发电配合方案环境影响说明书变更内容对照表(景山发电计画规模降低及环境监测计画变更)”专案小组审查会议纪录 (PDF). 行政院环保署. 2016-12-29 [2017-11-09] (中文(台湾)‎). 
  10. ^ 鲤鱼潭水库小水力发电计画 (PDF). 经济部水利署. [2017-11-09] (中文(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