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崎市原子弹爆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长崎市原子弹爆炸
第二次世界大战太平洋战争的一部分
Nagasakibomb.jpg
长崎蘑菇云
日期 1945年8月9日
地点 Flag of Japan.svg 日本长崎县长崎市
结果 美军获胜,日本无条件投降
参战方
Flag of Japan.svg 大日本帝国投降  美国
指挥官和领导者
斯维尼少校
乔治·W·马魁特上尉
查理·F·麦礼上尉
弗雷德利·C·博柯上尉
杰姆斯·I·霍普健少校
勒夫·R·泰纶中校
兵力
6架B-29轰炸机
“大艺术家”
“艾诺拉·盖”
“喧龙”
“大刺针”
“满堂红”
“大货柜”
伤亡与损失
约160,000人死亡并留下永久性伤害

长崎市原子弹爆炸第二次世界大战末由美军日本长崎市发起的一次核攻击,发生于日本标准时间1945年8月9日上午11时02分(UTC+9)[1],亦是人类历史上第2次(也是最后一次)于战争中使用核武器(第1次为8月6日对广岛市核攻击)。投下的原子弹名为“胖子”,属于Mk-3型原子弹。当时长崎市人口有240,000人,战后估计死者149,000人,而建筑物大约36%受到全面烧毁或破坏[2]

对日本本土投下原子弹的战略意义重大,其目的在于利用核子武器威慑日本,打击日军作战意愿,并瓦解其本土决战战略,但发动核攻击的实际动机和理由仍有争议。最后日本在长崎市原子弹爆炸6天后(1945年8月15日),正式宣布无条件投降

如果是将长崎县长崎市的“长崎”以片假名写成“ナガサキNagasaki)”的情况,通常是在描述长崎市原子弹爆炸的事件。

背景[编辑]

位于长崎原爆点下方的“原爆落下中心地碑”。右侧为浦上天主堂遭到原爆后残迹搬移而来的“旧浦上天主堂遗壁”。

广岛遭受到核攻击后,日本政府仍然拒绝同意《波茨坦公告》。虽然盟军考虑过日本拒绝投降的可能,而制定了一个全面进攻日本本土的没落行动,但自莱特湾海战后,盟军体会到神风特攻队玉碎精神的可怕,并预测登陆日本本土的作战将会是漫长且伤亡惨重的行动,因此认为有必要再作第2次核攻击,以摧毁日军抵抗的决心。

胖子原子弹简介[编辑]

长崎市原子弹爆炸中所使用的核武器名为“胖子原子弹”,内爆式起爆的胖子原子弹使用了在自然界中极微量而通常不会在自然界中存在的钚-239

钚原子弹的核裂变反应与原子弹所作出的不尽相同,所以两者构造不一,若果换算成TNT炸药的尺度,胖子原子弹的破坏力可造成22,000TNT炸药的等量破坏。而使用了铀-235的小男孩原子弹则可以造成等同15,000吨TNT炸药的破坏,换言之胖子原子弹的破坏力大约是小男孩原子弹的1.5倍。

广岛和长崎是目前全世界唯二被核爆的城市

冥王星命名的超铀元素:钚[编辑]

进行铀原子核(第92号元素)的核裂变实验时,就开始传出“第93号元素与第94号元素都会存在”的预言。然后就有美国物理学家在1940年成功发现了第93号元素:。然后翌年2月柏克莱加州大学格伦·西奥多·西博格又成功发现了第94号元素:

与此同时自1939年9月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洲战线爆发得如火如荼,物理学家利奥·西拉德则往美国亡命,为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总统送上历史性的原子弹开发建议书。

最后以钚作为原子弹等核子武器的原料一事迅速得到国际关注。

根据1940年3月的《费里兹-毗艾尔备忘录》(Frisch-Peierls memorandum),实际的原子弹制作就被表明,核裂变过程所得的能源方面就即将成为军事研究的范畴之一。

钚原子的生产[编辑]

钚是在自然界之中极微量而通常不会在自然界之中存在的超铀元素的一种。而紧接着钚原子弹制作计划而来的步骤就是生产钚原子:首先使铀-238吸收中子,然后使新产生的铀-239进行两次β衰变,就可以生产出钚-239,而这个过程相对而言比较有效率。

经过[编辑]

从天宁岛到小仓市上空[编辑]

辅助美军在8月6日进行广岛市原子弹爆炸作战的侦察机B-29“大艺术家”(Great Artist)驾驶者查理·W·斯维尼少校在回到天宁岛的晚上接到来自部队司令-即是投下小男孩原子弹,造成广岛市原子弹爆炸的B-29“艾诺拉·盖”(Enola Gay)机长保罗·提贝玆上校的命令:再次指挥第2次的核攻击作战计划,小仓市为首要目标,若因其他因素无法攻击,则转向次要目标长崎市。

当时所接受的指定战术是等待一架气象侦测机归队,然后再派出3架无护航的B-29侵袭都市的上空,与广岛市原子弹爆炸时所采用的战术相同。斯维尼少校因为意识到日军可能会得知自己的袭击计划而感到担忧[3]

这一次作战计划共有6架战机参战,

  1. 小仓市方面有由乔治·W·马魁特(George W. Marquardt)上尉所驾驶的气象侦测机B-29“艾诺拉·盖”;
  2. 长崎市方面有由查理·F·麦礼(Charles F. McKnight)上尉所驾驶的气象侦测机B-29“喧龙”;
  3. 而测量机则是由弗雷德利·C·博柯(Frederick C. Bock)上尉所驾驶的B-29“大艺术家”;
  4. 摄影用机就是由杰姆斯·I·霍普健(James I. Hopkins)少校所驾驶的B-29“大刺针”(Big Sting);
  5. 而预备用机则是由勒夫·R·泰纶(Ralph R. Taylor)中校所驾驶的B-29“满堂红”(Fullhouse);
  6. 剩下的就是作战飞机B-29“大货柜”(Bockscar)。

斯维尼少校所搭乘的飞机通常就是B-29“大艺术家”,而这架机在广岛一役搭载了观测专用的器材。为了省却将器材运送至另外的飞机而特意拆除“大艺术家”的装备的时间,斯维尼少校就提出与博柯上尉交换机体的建议,于是B-29“大货柜”就成为了此役主事空袭的炸弹空投专用机。

但是机体的昵称在这次攻击的时候没有描上机身编号,所以惟一获得作战过后的采访权的纽约时报记者威廉·罗伦斯在不知道斯维尼少校的机体交换建议的情况之下写出“炸弹空投机体是斯维尼少校所驾驶的B-29‘大艺术家号’”一稿,这件事的因果就在战后传开了[4]

除了驾驶B-29“大货柜”的斯维尼少校与10名机组员以外,还有雷达监视员杰伊克·比撒中尉,负责原子弹方面的弗雷德利·艾修华斯海军中校、菲腊·班兹中尉以及另外3名军官。

出击之前在B-29“大货柜”后部的炸弹库的后备油箱出现故障,因此不能使用油箱内的2,000升燃料。而斯维尼少校鉴于修理的过程会对作战造成延误,加上以当时的机体状态而言,他预料B-29“大货柜”仍能完成任务并回程,所以他在未经修理的情况下在日本时间8月9日上午2时45分离开提尼安岛,开始作战。

首先到达小仓市的“艾诺拉·盖”等待有薄雾的小仓市放晴,而到达长崎市的“喧龙”看着薄雾变浓。据报告,云雾覆盖了两城约20%的上空。

经过硫黄岛的上空,于上午7时45分到达屋久岛上空的会合地点,斯维尼少校虽然成功与测量机体B-29“大艺术家”会合,但是摄影用机B-29“大刺针”因为错误地升上12,000米高空而偏离了队伍,无从会合[5],40分钟之后斯维尼少校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与其余的机体编队继续作战。

在上午9时40分他们开始由大分县姬岛进行高空轰炸,直至到达小仓市原定的炸弹空投目标。他们在上午9时44分到达炸弹空投目标:小仓陆军军营上空。但是高空轰炸人员迦米特·毗汉陆军上尉无从循目视确认目标位置[6],后来他们试图利用较短的路径再次寻找机会,他们最后耗用了45分钟,失败了3次。

在他们轰炸小仓市3度失败之后,机体燃料所剩无几,而B-29“大货柜”未经修理的燃料系统在后备燃料的替补方面出现异常。而且当时小仓市的天气每况愈下,日军的高射炮正在对准他们进行激烈的对空攻击,再者,他们确认了日军紧急派出了10架零式战机应战,于是他们在上午10时30分离开小仓市上空,并转向次要目标长崎市。

长崎市上空[编辑]

到达长崎市的气象侦测机B-29“喧龙”开始向总部报告:“长崎市的高空天气晴朗,但是云雾开始慢慢增加”,再经过一段时间之后,长崎市的上空也被浓密的云遮掩住。

B-29“大货柜”在离开小仓市的20分钟之后,开始往长崎县的上空侵袭,在上午10时50分许,B-29“大货柜”接近长崎市上空的时候,80%到90%的积云覆盖了1,800米至2,400米的高空[7]

他们采用了辅助性质的AN/APQ-7雷达,并尝试循西北方接近他们原定的瞄准目标:长崎市内城区中心上空。斯维尼少校打算在这种不能进行目视轰炸的情况之下在太平洋将原子弹投放,而兵器组的艾修华斯海军中校督促过斯维尼少校必须“利用雷达系统进行轰炸”[8]

斯维尼少校打算违反命令,单靠雷达系统瞄准并进行轰炸而将瞄准的目标偏向原定目标的北方的时候,他们开始可以循着云隙窥探得到长崎市的街道。高空轰炸人员毗汉陆军上尉于是大声叫喊:

斯维尼少校将自动控制机体移动的任务交给毗汉上尉,他们随机选定了以工业区作为瞄准目标,在9,000米的高空将Mk-3型的原子弹胖子用手动操作投下。胖子沿着假想的抛物线落下,在大约1分钟之后(即是上午11时02分)在距离长崎市内城区中心3,000米的别墅网球场(松山町171区)503米的高空爆炸[9]

当初原定的目标是在内城区中心的中岛川常盘桥,如果原子弹照原定目标爆炸的话,在史实上爆炸的中心地区就在原定受害区域的较北端。

B-29“大货柜”在投下原子弹之后为了避开冲击波而向东北方转向155度并俯冲,从投弹到爆炸之间的一段时间,测量机体B-29“大艺术家”将3个测量气压、气温等的无线电高空测候器连降落伞投下来[10]。这些无线电高空测候器在原子弹爆炸之后,向东飘落,在大约正午时分在户石村(距离爆炸中心区11.6公里)、田结村(距离爆炸中心区12.5公里)以及江之浦村(距离爆炸中心区13.3公里)降落着地[11]。这些无线电高空测候器收藏着广岛原爆计划与美军同行的物理学家路易斯·阿尔瓦雷茨想交给在当时身在东京帝国大学并在当地任教的旧友:物理学家嵯峨根辽吉的信纸,大概内容是阿尔瓦雷茨想让清楚原子弹破坏力的嵯峨根劝谏日本政府向盟军投降[12]

B-29“大货柜”与B-29“大艺术家”在长崎市的上空盘旋并确认长崎市的受害状况,并向天宁岛的基地传送关于这一次核攻击的报告。


这段时间原子弹爆炸的始末就被记录成16mm彩色胶卷的3分钟50秒长的影像。在这段影像所出现的是在爆炸的一刻清楚地见到火球自蘑菇云之上喷出。而记录了广岛市发生的原子弹爆炸的影像因为胶卷冲洗方面的失败并没有保存下来。所以这段长崎市原子弹爆炸的影像就成为了现存惟一可以播放的描述实战原子弹爆炸的影像。而这篇影像在1980年被日本接收,到现在影像还可以在电视节目之中使用。

返回天宁岛基地覆命[编辑]

B-29“大货柜”在完成任务并离开长崎市上空的时候还剩下大约1,000升的燃料,斯维尼少校经过计算得出,他不能够飞行80公里—120公里的航程到冲绳。斯维尼少校将引擎关掉,以一面转弯一面降落的方法节省燃料,于下午2时在冲绳县读谷机场紧急着陆[14],据说在他着陆后战机只剩下26升的燃料。在着陆后,他与空袭东京而驰名的美国第八陆军司令吉米·杜立德中将展开会谈。B-29“大货柜”与B-29“大艺术家”完成燃料补给、装备整理后,于下午5时离开冲绳,最后在下午11时06分成功返回天宁岛的基地覆命。

受害情形[编辑]

爆炸前的长崎市浦上区
爆炸后的长崎市浦上区
被破坏的浦上天主堂
被夷成荒野的浦上天主堂区域
被破坏的庙宇、佛像(原爆投下6周后1945年9月24日摄)
全身灼伤的14岁少女

原子弹在浦上地区的中央爆炸,在该区造成严重的毁灭。幸而因为长崎市四面环山,尚有如金毘罗山等众多的山脉遮蔽,所以除了不受遮蔽的湾岸地区以外,受损较轻微。加上投弹位置离市中心相距约三公里,所以受害程度得以减轻。如果长崎市四面都是平原,长崎市所受到的破坏将会不计其数[15]。 另外,当中也有在广岛核爆受难的民众,被疏散到长崎投靠亲友而难逃此劫;或是因出差等原因造访广岛而受难的民众,原来在长崎的家也因核弹遭殃等等,所谓“双重受难”特别不幸的事例,例如山口彊(1916-2010)。

浦上地区被轰炸的惨状,与广岛市不相上下。距离原爆点仅约500米的浦上天主堂,轰炸当天聚集参加圣母升天节庆祝弥撒神父与信徒们,由于爆炸所伴随的热线、以及随之而来塌陷崩解的瓦砾,所有人当场死亡。在长崎医科大学里,看病及住院的病患与医护人员们,大部分都当场死亡。在长崎市内收容战俘的设施中,据说也造成了联军士兵(主要是英军荷军)大量的伤亡。当时为日本统治的台湾,也有许多在长崎居住的留学生、医师、家属因原子弹轰炸造成死伤,王文其陈新赐等台湾幸存者直到2012年才拿到日本政府的补偿金[16]

救援行动[编辑]

爆后的幸存者

在药品与医疗器材不足的情形下,幸存下来的医生及护理人员展开救援行动。原爆对事前制订的医疗救护体制造成严重打击,因而无法对伤者进行有效的紧急处理。在这种混乱的情形下,日本国铁的四辆救护列车在爆炸3小时后,接近仍是熊熊大火的爆炸中心,将许多的伤患送往沿线各医院。傍晚时分,附近的医院组织救护队前往救援,长崎县所属的警防团也在夜间组织救护队前往进行救援活动,并请求当地及附近其他县的警察派遣救难队。

长崎原爆的遗迹、纪念碑、场所[编辑]

相关作品[编辑]

小说[编辑]

  • 井上光晴『地の群れ』(1963)
  • 后藤みな子『刻を曳く』(1971)
  • 佐多稲子『樹影』(1972)
  • 林京子『祭りの場』(1975)
  • 林京子『ギヤマンビードロ』(1977)
  • カズオ・イシグロ『遠い山なみの光』(1982)
  • 井上光晴『明日 一九四五年八月八日・長崎』(1982)
  • 林京子『やすらかに今はねむり給え』(1990)
  • 林京子『長い時間をかけた人間の経験』(1999)
  • 青来有一『聖水』(2000)
  • 鹿岛田真希『六〇〇〇度の愛』(2005)
  • 田口ランディ『被爆のマリア』(2006)

戏曲[编辑]

诗集[编辑]

  • 山田かん『山田かん詩集』
  • 诗・福田须磨子、下田秀枝、筒井茅乃、香月クニ子、朗読 吉永小百合『第二楽章 長崎から』(1999)

歌集・句集[编辑]

随笔・手记[编辑]

电影[编辑]

电视剧[编辑]

创作能[编辑]

参见[编辑]

脚注[编辑]

  1. ^ 据美军记录,发动袭击的时间是于上午10时58分。
  2. ^ 《原子弹爆炸死难者名册》(原爆死没者名簿)于2009年所记载的死难者人数为149,266人
  3. ^ 根据当时的长崎县知事长野若松表示(长崎市编《长崎原爆传》(ナガサキは語りつぐ)40页),在8月8日晚上警员开会的时候,长崎是几乎没有瑕疵出现的。根据两日之间的变化得出一个肯定的结论:在长崎投下的炸弹与造成广岛市原子弹爆炸的炸弹属同一类。一般都被认为是在紧接在翌日九时之前针对气象侦测机“喧龙”(Ragging Dragon)所发出的空袭警报之后的两架战机,于核子空袭发生之前的10时53分视察受到确知,就正如斯维尼少校所担忧的一样,长崎市原子弹爆炸与广岛市原子弹空袭计划的相同之处被日军找出来了。虽然如此,斯维尼少校的优势仍然没有消失,有实效的战略计划仍然未因此而被腰斩。
  4. ^ 后来罗伦斯就因为藉传媒渠道记述了核子空袭的计划,于1946年被授予普利策奖殊荣。
  5. ^ 斯维尼少校的著作《我在广岛、长崎投下原子弹》(私はヒロシマ、ナガサキに原爆を投下した)表示,霍普健少校所驾驶的B-29“大刺针”偏离队伍,无从会合是因为霍普健少校拒绝了作战之前的洽商从而造成了失误。而在他偏离队伍的时候,曾经向天宁岛的基地发出了一句讯号:“阻止得到斯维尼少校吗”?而提尼安的基地所收到的讯号就是“阻止得到斯维尼少校”,所以天宁岛的基地认为霍普健少校是示意作战计划暂停,并返回队伍的意思。
  6. ^ 军方曾经郑重命令过他们要以目视确认目标位置,在前1天美军曾经轰炸距离小仓市7,000米的福冈县八幡市,而残余的烟雾妨碍了他们的视线。
  7. ^ 《我在广岛、长崎投下原子弹》242页
  8. ^ 雷达监视员比撒中尉都知道艾修华斯海军中校给予过“利用雷达系统进行轰炸”的命令。而另一方面,斯维尼少校记得“利用雷达系统瞄准并进行轰炸”的决定是斯维尼少校本身提议出来的,而艾修华斯中校就回应道:“我不明白,对于轰炸的准确性,你有没有信心?”斯维尼少校遂答道:“不论此役成败,我一定会承担起全数的责任。”
  9. ^ 1976年美国橡树岭国家实验室的乔治·D·卡亚作出了检讨所得出的数据,有10米的误差。
  10. ^ 当地有很多市民目击他们将无线电高空测候器投下来,在战后市民开始怀疑他们有考虑将核弹连降落伞投下。
  11. ^ 这些无线电高空测候器有后来在谏早市被回收的资料,它们后来被送交到谏早市海军士官宿舍。
  12. ^ 这封信后来在战争结束之后的1945年9月落入嵯峨根博士的手上。请参照下述画像:
  13. ^ 引用长崎市编《长崎原爆传》岩波书店 1995年版 91页
  14. ^ 有说着陆的地点是在伊江机场,在斯维尼少校的著作表示,他是跟随着读谷管制塔的指示在机场着陆的。-查理·W·斯维尼著 黑田刚译《我在广岛、长崎投下原子弹》(私はヒロシマ、ナガサキに原爆を投下した)原书房 2000年版 249页
  15. ^ 从1945年7月16日在美国新墨西哥州进行了世界上首次核试验,以及1946年在马绍尔群岛比基尼环礁进行的核试验结果可见,原子弹爆炸的破坏力极巨,如果原子弹在东京的市中心爆炸,都有足以破坏山手线的破坏力。因此,假设美军在现在使用胖子原子弹攻击白昼的东京市中心,死者估计将会超过100万人。
  16. ^ 李展平. 《长崎原爆:台湾医生陈新赐.王文其历险记》. 台湾: 晨星出版有限公司. 2012. ISBN 9789861775913 (中文(台湾)‎). 

参考文献[编辑]

  • 長崎市編 長崎国際文化会館監修 『ナガサキは語りつぐ 長崎原爆戦災誌』岩波書店 1995年
  • チャールズ・W・スウィーニー 黒田剛訳『私はヒロシマ、ナガサキに原爆を投下した』原書房 2000年

外部链接[编辑]

相关报导[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