挚爱男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摯愛男行 (紀錄片)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挚爱男行》
Limited-Partnership-Poster.jpg
纪录片的宣传海报,主视觉的四层蛋糕在纪录片的片头动画也有出现。动画中可见到蛋糕每一层的图标,分别象征着同志伴侣在1970、1980、1990、以至于2000年代所经历的事件或情绪,如恐同氛围、打破不公平、立法争取等。
基本资料
导演 Thomas G. Miller
监制
  • Thomas G. Miller
  • Kirk Marcolina
编剧
  • Thomas G. Miller
  • Kirk Marcolina
配乐 Allyson Newman
摄影
  • Nancy Huffman
  • Leo Chiang
  • Shana Hagan
剪辑
  • Kirk Marcolina
  • Thomas G. Miller
  • Carl Pfirman
  • Monique Zavistovski
片长 74分钟
产地 美国
语言 英语
上映及发行
上映日期

《挚爱男行》英语:Limited Partnership)是一部2014年的美国纪录片,由托马斯·G·米勒所执导,包含影像片段和访谈内容,描述了美国两位同性恋权益倡议人士跨越40年的爱情故事:从1971年两人相识、争取合法结婚权的努力、成功与挫败、直到2012年其中一位因肺癌去世。这段期间他们两人的境遇,典型的反映了大环境里在美国主流文化对同性恋移民同性婚姻的看法,由歧视、阻挠、以致逐渐被社会承认与接纳的过程。[1]导演在接受台湾公视访谈时,曾说到这部片的观众“⋯⋯将见证在这对伴侣努力相守超过40年的日子里,美国社会价值观与同志运动的变迁。本片高潮在于美国最高法院的判决,让婚姻及移民平权得以实现。”[2]

此片在2014年洛杉矶电影节英语Los Angeles Film Festival首映,而在2015年6月于美国公共电视独立镜头英语Independent Lens节目中首次电视播出。在台湾电视首播是于2017年1月3日的公视频道“纪录观点”节目,但碍于节目长度限制,从原本的75分钟版本被修剪为52分钟版本[2]

剧情简介[编辑]

菲律宾裔美国人理查·亚当斯英语Richard Adams (activist),以及澳洲人东尼·苏利文,他们两个人在1971年相遇,当时苏利文使用旅游签证待在美国。当时对于同性结婚主流社会仍是十分排斥,当时美国海关也规定可以不准同性恋者入境美国。但亚当斯与苏利文坠入了爱河,积极想要找到机会让彼此能够成为终身伴侣。有一日他们听到在科罗拉多洲波德市的一位行政书记官 Clela Rorex 愿意提供同性伴侣合法的结婚证书时,他们便于1975年3月去办理了结婚登记。但随后美国移民及归化局拒绝承认这份婚姻,同时在驳回亚当斯替苏利文申请绿卡的官方回复信中,使用了对同性恋十分粗俗的称呼来形容申请的两位当事人。在婚姻无效,来自澳洲的东尼无法合法留在美国的情况下,这对伴侣决定上诉,控告美国政府,也就是亚当斯控告郝尔顿案英语Adams v. Howerton。最终的审判结果并不利于他们这对恋人[3]。他们决定一起离开美国,在境外共同生活了一段日子,但历经几个月漂泊于欧洲的流浪之后,亚当受到朋友的帮助下,让东尼在非法的情况下从墨西哥边境回到了美国[4]

回到美国的苏利文以非法的身份在美与亚当斯度过了数十年,随着年龄渐长,两人身体也慢慢出现健康问题,但随着时间的迁移,美国的民风渐开,1990年代由克林顿所签署,限缩婚姻仅止于一男一女而成的“捍卫婚姻法”,终于在2000年代被废除,他们的婚姻以及苏利文的合法地位看似前景十分光明,但就在奥巴马公开废除捍卫婚姻法,使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前一个月左右,亚当斯不敌病魔因肺癌而过世。

主要受访者[编辑]

  • 理查·亚当斯英语Richard Adams (activist)
  • 东尼·苏利文
  • 凯西·亚当斯(理查·亚当斯的妹妹)
  • Lavi S. Soloway(人权律师)
  • Clela Rorex(美国于1975年首次发给同志伴侣结婚证书的书记官)

制作[编辑]

米勒于2001年开始记录这对同志伴侣。这部纪录片最初专注于四对伴侣,但米勒发现亚当斯和苏利文之间的故事最精彩。拍摄期间正值乔治·布什担任美国总统英语Presidency of George W. Bush,米勒猜测,同性婚姻合法的可能性很低。之后米勒决定集中注意力在像是加利福尼亚州8号提案 (2008年)这类的美国同性婚姻议题,米勒继续拍摄。[3][2]

发行[编辑]

《挚爱男行》在2014年6月14日,于洛杉矶电影展首映[5]。全球电视的首映则是在2015年6月15日于节目“独立镜头”之中。[6]

回响[编辑]

  • Stephen Farber在《好莱坞报导》写道:“这部精彩的纪录片追溯了LGBT历史里头十分引人入胜的一章节。”[7]
  • 丹佛邮报英语The Denver Post》的Joanne Ostrow则称这部片“令人感到心碎地哀伤却又胜利在望。”[8]
  • Slate英语Slate (magazine)》的June Thomas则认为这部片是“对历史上我们大多数人所展现的无知,所展现的强力修正。”[9]
  • 台湾政治人物吕欣洁关键评论网发文认为此片“忠实的记录了那些我们不能遗忘的真实历史,并提醒我们,每一段争取人权的奋斗过程,都有数以百计前人的血泪与生命,堆叠起来才能够获得一小步的成功。”[10]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