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天主教拉丁语Catholicismus英语:Catholicism)是对罗马公教会(英语:Catholic Church)发展而来的一派基督教神学信仰、哲学理论、礼仪传统、伦理纲常、精神意志之总括,意为“普世的”(英:universal)。天主教是基督教的最大主要宗派。

明神宗万历年间从天主教托钵修会耶稣会传入中国,经当朝礼部尚书徐光启利玛窦等耶稣会士讨论,取儒家古话“至高莫若天,至尊莫若主”,称其信仰之独一神灵为“天主”,故称。

天主教会(英语:Catholic Church)亦称“大公教会”。“大公”(英语:catholic)通常用来概括基督教会普遍特征。区别于圣座共融的狭义“罗马公教会”[1]

当罗马公教与“新教”(英语:Protestantism)并提时亦称“旧教”,即第一个千禧年开始的“传承式信仰”与16世纪宗教改革开始的“书面式信仰”。这一概念曾在恢复公教传统的牛津运动提出。[2][3]

历史沿革[编辑]

图中为永援圣母,被天主教徒称为“圣母”的童贞女玛利亚是天主子耶稣基督因圣神降孕道成肉身的母亲。

基督教的信仰产生于公元一世纪因纳匝肋的耶稣默西亚所产生的一系列连锁事件,源头可追述到天启一神论宗教始祖亚巴郎,最初系自犹太教中分离出来的第一个基督徒派别,因为他们面向的宣道对象是不同种族、不同国家之人,而不在局限于犹太人群体。随着耶路撒冷的被占领,教会的中心逐渐转向罗马帝国的首都罗马,故称“罗马公教”。从公元一世纪到五世纪初,罗马皇帝一再试图消灭教会,但到最后反倒是整个帝国皈依了教会,宣布罗马公教为罗马帝国的国教。

大公教会这一术语最早见于约公元107年安条克的依纳爵写给士麦拿教会基督徒的《致士麦拿书英语Letter to the Smyrnaeans》,用以劝勉当地基督徒保持与主教的共融,信中写到“教会主教来到何处,哪里就有天主子民”(Wherever the bishop shall appear, there et the multitude)“耶稣基督去向何方,哪里就是大公教会”(wherever Jesus Christ is, there is the Catholic Church)。[4][5]

2世纪后半叶这一词开始用来表示“正统”"orthodox",区分教会认为的异端信仰。因为天主教徒认为自身是全方面的真理、是完整的教会,而异端则是片面的将某一道理夸张成真理、是局部的教会。[6]380年罗马皇帝狄奥多西一世专门用“天主教基督徒”(Catholic Christian)来称呼那些遵循同样信仰原则的罗马教宗达玛稣亚历山大牧首伯多禄英语Pope Peter of Alexandria。许多其他作家,例如5世纪的耶路撒冷的西里尔英语Cyril of Jerusalem希波的奥斯定 将“天主教”(大写“Catholic”)进一步统括为“公教”(小写“catholic”)和全体基督徒的“基督教”。学术领域,基督教要晚于天主教成型。[7]

公元5、6世纪时的日尔曼族入侵最终导致罗马帝国的分崩离析,东西教会也随之彻底分裂开来。罗马天主教在这时期开始向蛮族施行教化的工作,因而产生了一种新的文化。从15世纪开始,西方民族在思想上起了极大的变化,近代的民族国家不断地形成,从各方面争取独立自由,教宗的权力在天主教会内虽然仍旧很大,但是在欧洲大陆向来联系十分紧密的宗教与政治却逐渐分离,欧洲信仰的统一也因基督新教的产生而破坏;而另一方面,随着新大陆的发现,传教的工作获得了新的园地,天主教向亚洲美洲非洲大洋洲展开了传教的工作。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由于现代科技的发展,人类的资本主义共产主义的消长,在思想和生活上都起了极大的改变,造成了对天主教的冲击,东方、西方及后起的第三世界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方面发生重大变化,世界各地的基督徒和教会都面临危机和挑战,梵二大公会议的各种文献,引导天主教走向现代化的改革之途。

主要教派[编辑]

国际上许多基督徒基督教派都主张自己是“天主教”,特别是宗徒继承。他们大致可以分成五个意见集团:

  1. 罗马天主教认为,承认罗马主教权威且完全共融的基督徒是天主教。例如“定制教会”(particular Church)的“拉丁派”(Latin Church)与“东部派天主教”(Eastern Catholic Churches)。它们有着不同的管理制度和礼拜仪式,但都“与罗马同在”(in union with Rome)。[8]
  2. 东正教与其他的正教认为,“正教”继承自宗徒,是保留原始教会制度的“正统的天主教”。早期教会不存在“罗马中心论”的集权制度。
  3. 老天主教安立甘圣公宗与部分路德信义宗等教会认为,教会继承早期教会的按立,是从宗徒不间断传承下来的教会。罗马天主教认为,圣公宗信义宗都是通过独立运动对立于“至公精神”的“抗议派”,是“新教”而非天主教,且只承认部分“老天主教”为天主教。[9]
  4. 属灵者”认为自身继承宗徒,但对历史上的教会不置可否,也不认为自己是一名“天主教徒”。
  5. 认为自身宗徒继承中断,但通过牛津运动等恢复运动来恢复传统,且尝试与罗马方面交流,寻找双方可以互相接受的共识。例如美国信义会加拿大信义会,以及圣公宗和老天主教。

第三类教派与前两类教派拥有共同的三个特点,即教会是一体性的普世教会(universal Church)、教条是完全上下一致的、唯一的神和救主耶稣基督。前两条是天主教与狭义新教改革宗以后教派之最大区别,而第三条则是对“神”的理解一致。

它们并不是一个完整的组织,处于分离状态,故而罗马教廷通常用“公教”(小写“catholic”)或“大公教会”(catholic Church)称呼处于分离状态的普世天主教,而避免用狭义上指“罗马天主教”的“天主教”(大写“Catholic”)。

它们全部相信“宗徒信经”和“尼西亚信经”,也就是“我信……唯一至圣的天主与宗徒教会”或“我信……唯一的圣而公教会”。

它们通常用“基督教”来总称。而不是“天主教”。因为相对而言,基督教是一个更宽泛的概念。实际口语或学术研究里,“天主教”亦单指“罗马天主教”。而中国则通常指“中国天主教”或“罗马天主教”。[10][11][12]

罗马公教会[编辑]

罗马公教会认为,教会是一个完整的身体、自下而上的高度一致、且不存在任何特例的“普世教会”。教会的基督徒不管走到什么国家、城市,去到什么教会里祷告,都能完全像在“母堂”一样,流程与内容相同,而没有身在外乡的不适和生疏。教会认为,“普世教会”并不是一些特色教会组成的联邦,亦不是松散教会组成的邦联,是“一个教会”(Church)而非“一派教会”罗马公教会认为,任何不与圣座共融的“抗议宗(新教)”及“圣公宗”等基督教派都是“非天主教徒”,而教会都不是“真正的教会”,而是“一派教会团体”(ecclesial communities)。教会认为,合法的祝圣主教圣体是天主教之基础,非共融教会不具备任命主教和施行圣事的合法性,因而不是“教会”。不与罗马共融的其他“天主教会”亦不是天主教。

罗马公教会的这些并不是圣座制定之“天主教”与“教会”定义,而是坚持一种古代的天主教基本信仰和传统,即初代教会时期,当罗马的主教与基督徒纷纷殉道之时,各地教会自发信守的“与罗马同在”原则。

罗马公教会强调,其他基督教派之浸洗是有效的,是蒙基督“拣选”,且存在一定共融的团体,但并不是一个完善的“教会”。教会称它们为“姊妹教会”,用以表达教会与圣公宗等教会的关系。但“姊妹教会”这一称呼,通常限于称呼那些保留主教制圣体圣事西方教会东方教会

东正教会[编辑]

正教会认为,拜占庭帝国时期“五城联邦”为主导之牧首制是第一个千禧年的基本行政制度。正教会认为,教会乃依循古希腊文明发源并发展至今的“希腊中心论”教会,而非西方中心论[13] “五城联邦”又以圣伯多禄亲自按立之罗马安条克亚历山大港三者最贵。君士坦丁堡则因教会分裂的原因而被推举为“普世牧首”。[14][15][16][17]

“罗马”乃“西方牧首”(Patriarch of the West),西方教会的创办者与基督徒的宗长,这一职务自宗教改革以降的罗马宗座鲜有提及,仅见于1983年与2005年间出版之《教廷年鉴》,并于次年认为这一职务“已成过去式”“几乎无法行使”而彻底删除。这样古代的“五宗座”剩下四个,四个全部留存于正教会与其他东方教会的不同继承者。[16][17]

其他的统绪[编辑]

西方教会里,普世圣公宗、持续圣公运动(Continuing Anglican Movement)、旧天主教会、解放派天主教会(Liberal Catholic Church)、宗徒天主教会(Apostolic Catholic Church)、菲律宾自立教会(Philippine Independent Church)、非洲正教会(African Orthodox Church)、美国波兰国立天主教会(Polish National Catholic Church of America)并其他许多的独立派天主教会都直接或间接与拉丁礼天主教会相近,仅视教会为不与罗马主教共融的“天主教”,拒绝罗马的地位与权威。

中国大陆[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天主教设有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它是中国宗教事务局用来负责行使大陆地区天主教会监管职责的部门,这种尝试亦用于大陆地区的佛教新教,旨在动员各教信徒贯彻中国共产党的基本政治目标。这种制度曾在波兰波兰国立天主教会施行。[18]

圣公宗[编辑]

圣公宗的入门学术作品里都会提到它是一个“天主教与改革宗”的结合体。这是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确立的一种“改革派天主教”(Reformed Catholic)。[19]

抗议宗[编辑]

天主教(Catholicism)是“普世宗教”(universal)的意思,当天主教(大写“Catholic”)一词称作“公教”(“catholic”)时,许多主流之抗议宗亦视自己为“大公教会”(小写“catholic church”)的一部分。例如苏格兰教会信仰清教主义的基督徒曾在1646年的《威斯敏斯特信纲》里提到“大公的或普世的教会乃无形的教会、完全由神选民所组成。已被拣选者或还未被拣选者,都将在基督里聚首”“合为一体的身体,充满一切。”[20]

浸信会在《1689年浸信会信纲》(1689 Baptist Confession of Faith)里修正《威斯敏斯特信纲》“大公教会乃无形的教会”为“……可称之为无形的教会”,苏格兰教会则正式宣誓“苏格兰教会是神圣的天主教会与普世教会”(The Church of Scotland is part of the Holy Catholic or Universal Church)。

某些信义宗团体,例如瑞典教会、部分美国的小众信义教会、信义正教会盎格鲁礼信义天主教会都认为自己是“天主教徒”。绝大多数“高教会”(High Church)这样的传统派更正教会亦留恋于天主教,例如20世纪20年代之“高教会信义宗”(High Church Lutheranism)运动指在构建“福音天主教信仰”(Evangelical Catholicity),达成自身信仰与罗马教义、圣事的整合。

信义宗团体通常会缺乏宗徒继承的主教,特别是在德国改革派教会里亦有一个“隐秘天主教”(Scoto-Catholic)团体,即长老宗苏格兰教会。这些教会指出它们会坚持早期教会的天主教学说,而苏格兰教会在1921年写入教会法的文章里指出自身是“天主教会及普世教会的一部分”。[19]

天主教与基督新教[编辑]

学者理查德·麦克布莱恩(Richard McBrien)认为天主教是个具体的名词,用来单指那些与罗马共融的教会。[21]天主教有别于其他基督教派,它存在独特的信仰理解、传统、圣事、与的互动、共融,还有罗马教廷[22]

主教卡里斯托斯·华尔(Kallistos Ware)认为正教会与天主教完全相同,尽管不认为罗马对自身拥有管辖权,而是名义上的“首位”,但这首位却是普世教会“首屈一指的”(first among equals)和实际管辖全西方教会的“西方牧首”(Patriarch of the West)。[23]

根据理查·布莱恩的定义,天主教的基本元素包括僧侣生活、教会学校、赏心悦目的宗教艺术、共同的原罪救赎观念和宣道活动。

米尔斯·奥尔登写在《哈珀新月刊》的文章认为,新教并不是一个教会,因为它们互相之间并未共融……每个更正教会,不管是卫理公会或是浸信会,若是欲求与天主教在各方面完美共融,那么这只能是“不依信徒数量划分”“没有优越性”或“没有特权”的罗马天主教。最终的结果即是天主教不再特指罗马教会,而是一个包含卫理公会和浸信会的天主教。 [24]

米尔斯·奥尔登认为根据以上观点,这些长远看来“属于教会”(belong to the Church)的应该称作卫理天主教(Methodist Catholic )、长老天主教(Presbyterian Catholic)、浸信天主教(Baptist Catholic),就像本来的术语“罗马天主教”(Roman Catholic)。这至少意味着一个宗教价值观相同,且接受统一教会模式的“基督徒信仰”和宗教团体。[25]

教派形成[编辑]

天主教共同的信仰特征“教会是耶稣基督亲自创立的”、“教会自早期教会自古以来的连续性”。许多单一教派、或有着共同识别特点的共融教派、或其他共同体,都是历史可证的教会。

根据五城联邦的理论,早期合一的教会乃鼻祖罗马亚历山大港安条克并后来增加的君士坦丁堡耶路撒冷五位牧首创立。罗马主教乃当时公认的首位,并于381年第二次大公会议写入教规第三条。

这“首位”有着不同的解释,例如“首位但平等”和335年提尔会议提到“罗马拥有教义或教务纠纷的最终仲裁权”。罗马主教亦被认为拥有召集大公会议的权利,直到罗马帝国迁都君士坦丁堡,他的影响力开始受到罗马皇帝挑战。[26][27]

但尽管如此,罗马主教认为自己的权威来自圣伯多禄圣保禄两位宗徒而非皇帝,二人被公认为殉道并埋葬于罗马,罗马主教亦是伯多禄殉道之直接遗志继承人。但教会在那之后因教义分歧并罗马帝国统一国内思想、国家解体等因素陷入不断的分裂。

431年第三次大公会议使天主教会第一次分裂,聂斯脱利派遭绝罚,形成亚述教会。451年第四次大公会议,亚历山大港和安条克被判绝罚,天主教会第二次分裂,形成东方人正教会

1054年罗马与君士坦丁堡互相绝罚,那次是罗马天主教会希腊正教会东西教会大分裂。1438年罗马开始推动合一,形成东方礼天主教会[28]

16世纪宗教改革第二次大分裂,他们被称作“抗议宗”或“改革宗”。19世纪第一次梵蒂冈大公会议,教宗无谬写入教会法,这次是一些老派天主教会的分离。

教义[编辑]

基督[编辑]

天主教奉耶稣为天主圣父的圣子、全人类的救世主、“默西亚”、“基督”,降生成人,救赎万民,免其受苦。

基督一词来自希伯来语“默西亚”的希腊译文,解作“受傅者”。若非因为耶稣完全实现了这词所表达的神圣使命,它将不会成为他的专有名字。因为在以色列,那些为执行天主赋予的使命而奉献于主的人,才因天主的名而被傅油。例如:君王、司祭、以及少数的先知。而默西亚的情况应是最杰出的,因天主派遣了他,是为正式建立他的神国。默西亚应被上主的神所傅油,在同一时刻中成为君王、司祭和先知。耶稣以其司祭、先知和君王的三重功能,实现了以色列对默西亚的期望。

天主教相信,天使向牧人们报告那诞生的耶稣,乃是天主向以色列所预许的默西亚:“今天在达味城中,为你们诞生了一位救世者,他是主默西亚”(路2:11)。从起初他就是“父所祝圣并派遣到世界上来的”那一位(若10:36),他是贞女玛利亚所怀孕的“圣者”(路1:35)。若瑟被天主召叫,要“娶他的妻子玛利亚”,因为她已怀孕,“那在她内受生的,是出于圣神”(玛1:20),务使那“号称基督”的耶稣,生于达味默西亚后裔中的若瑟的妻子(玛1:16)。

天主教认为,耶稣被祝圣为默西亚显露了他的神圣使命。“这是他的名字所指示的。因为在基督的名字内,已暗示了那位傅油的、那位被傅油的以及那位傅油本身:那傅油的就是圣父,那被傅的就是圣子,且是在圣神内被傅,圣神本身就是傅油”。他从永远被祝圣为默西亚,在其现世生活中显露出来,就是当若翰给他授洗时,就是当天主“以圣神和德能傅了他”(宗10:38),“使他显示于以色列”(若1:31),作为他们的默西亚。他的工作和说话将显示他是“天主的圣者”(谷1:24;若6:69;宗3:14)。许多犹太人,甚至一些怀有与他们共同期望的其他民族,在耶稣身上看到了天主许给以色列的默西亚、“达味之子”的基本特征。耶稣接受了他应得的默西亚名号,但有某种保留,因为当时一部分的人,用一种过分人性的观念去看此名号,主要是政治性的观念。

耶稣接受了伯多禄承认他为默西亚的信德宣认,并预告人子那已迫近的苦难的日子。他藉“自天降下的”(若3:13)人子的超然身份,揭露了他默西亚王权的真正内容,正如他藉受苦仆人的救赎使命所揭露的:“人子来不是受服事,而是服事人,并交出自己的生命,为大众作赎价”(玛20:28)。为此,他的王权的真正意义只有在他高悬在十字架上时才显示出来,但只有当他复活后,他的默西亚王权才能由伯多禄在天主的子民前当众宣布:“所以,以色列全家应确切知道:天主已把你们所钉死的这位耶稣,立为主,立为默西亚了”(宗2:36)。

圣传[编辑]

圣传指教会的传统,与圣言一道构成天主教的信德宝库。天主教相信上主的启示是透过圣经和圣传这两种方式传递给信徒,而圣传是整个教会的生活。圣言和圣传,是在作为天主子民的教会中产生出来的,没有天主子民的教会就没有《新约》:犹如没有犹太民族就没有《旧约》一样。教会负责保管、研究、体验等促进对《圣经》及圣传的进一步了解,使之成为活生生的天主圣言。这就是教会训导。教会训导通过教宗及主教们的宣讲、大公会议的教导、天主教法典的规定等传递圣言和圣传,以保证其不会错误。圣传同样是天主教信仰的源泉和依据,这是天主教区别于其他基督教派别的基本特点之一。

圣事[编辑]

耶稣建立的圣体圣事
天主教弥撒中需要使用的物品

七件圣事是天主教信仰生活的核心。

  • 圣洗圣事(又称为入门圣事)、圣体圣事(又称为共融圣事或感恩圣事)及坚振圣事:以上是基督徒入门三件圣事。它们是所有基督门徒共同圣召的基础;其中圣洗是整个基督徒生命的基础,进入在圣神内生活之门(vitae spiritualis ianua),以及通往其他圣事的大门。藉着圣洗,信徒从罪恶中获得解放,重生为天主的子女,成为基督的肢体,加入教会,并分担她的使命。
  • 婚姻圣事:透过婚姻盟约,一男一女组成一个共同生活及互爱的亲密共融团体;婚姻盟约是天主所创立,并赋予固有的法则。婚姻的本质指向夫妻的幸福,以及生养和教育子女。两位受过洗的人的婚姻也由主基督提升到圣事的尊位。
  • 圣秩圣事:是宗徒职务的圣事。它包括主教职、司铎职、执事职三个等级。
  • 告解圣事(修和圣事):天主教信徒在领洗后所犯的罪,是藉着称为悔改、告解、忏悔或和好的圣事,而获得赦免。忏悔圣事由忏悔者的三个行动以及司铎的赦罪所构成。忏悔者的三个行动是痛悔、告明或向司铎明认罪过、立志作补赎并付诸实行。
  • 傅油圣事(旧称终傅圣事)

感恩祭[编辑]

梵二后天主教堂内的中心祭台

感恩祭弥撒。“弥撒”(MISSA)一词来自拉丁文(MITTO),是“派遣”的意义。对罗马人来说,在一次会议完结后,便打发人回家。在圣本笃会的会规内,弥撒就是指“遣差”。这种意义渐渐传到其他各地,到了第四世纪末,其意义有二:一是指慕道者在听完道理后便被遣散,因他们尚未进入教会的真正奥秘之中;另一是针对信友,也就是礼仪结束时所说的:“弥撒礼成”意指弥撒结束了,你们去吧!传教或宣道的工作,是弥撒所赋予的使命。弥撒与圣体圣事实是一个统一的整体,圣体只能在感恩祭中被祝圣。按照圣经中耶稣所吩咐的,饼和酒被祝圣为耶稣的身体和血分给信徒,为使祂在十字架上所在的救世牺牲和祭献,藉圣餐的方式永存人间,让信徒藉领受主的圣餐而得到其实益,能与基督合成一体,在祂内生活。天主教会相信在弥撒中救主基督亲临于:因祂的名而聚会的团体中;施行圣事者的身上;祂的圣言内;具体地持续不断地临于祝圣了的饼酒形内。

感恩祭是天主教教会生活的中心,它以圣餐的方式,“重演”基督藉十字架上的牺牲告祭献所完成的救赎工程,使信徒在领洗后继续聆听上主的圣言,藉主的圣餐参与基督出死入生的逾越奥迹,不断领受基督圣化的恩宠,并在基督内,圣神的共融中向天父呈上曼祟高的赞颂、祟敬、祈求和感恩。故此,感恩祭最足以反映天主教会的面貌和本质──教会的成员蒙天父召选,因基督的救赎而成为天父的儿女,得救的子民,在圣神内合成天父的家庭,负起圣化世界的使命,向天父奉献教会的生活和救赎的成果。

天主十诫[编辑]

  • 第一诫 钦崇一天主于万有之上。(天主教第一诫细项包括:禁止拜偶像,行巫术和迷信。无神论否认天主的存在,亦违反第一诫)
  • 第二诫 毋呼天主圣名以发虚誓。
  • 第三诫 守瞻礼主日。
  • 第四诫 孝敬父母。
  • 第五诫 毋杀人。
  • 第六诫 毋行邪淫。
  • 第七诫 毋偷盗。
  • 第八诫 毋妄证。
  • 第九诫 毋愿他人妻。
  • 第十诫 毋贪他人财物。

“十诫”(Decalogue)一词,其字面的意义是“十句话”(出34:28;申4:13; 10:4)。在圣山上,天主给自己的子民启示了这“十句话”。是天主“用手指”写的(出31:18;申5:22),不同于其他由梅瑟书写的诫命。“十句话”在天主的话里,占着卓越的位置;“十句话”载在出谷纪和申命纪中,流传至今。自旧约时代,经常为圣经所引用,但是,直到耶稣基督的新盟约,“十句话”的完整意义才显示出来。

圣奥思定开始,天主教会在给候洗者和信徒的教理讲授中,“十诫”占着优越的地位。在十五世纪,人们习惯把十诫的规条写成有节奏的词句,以便背诵并采用积极的形式。这种方式直到今日仍被沿用。十诫组成一个有机的整体,其中每一句“话”或每一条“诫命”都涉及整体。触犯了一条诫命就是违犯全部法律。

教会五规[编辑]

(天主教教理简编432) 教会五规是:1) 主日及当守的法定庆节应参与弥撒,停止有碍圣化这些日子的工作和业务;2) 应至少每年一次领受和好圣事,告明己罪;3) 至少在逾越庆节时领受感恩(圣体)圣事;4) 应遵守法定的大斋和小斋;5) 各尽自己的能力,支持教会物质的需要。

万民四末[编辑]

天主教徒相信人生到最后要面临四件事:一、死亡。二、审判。三、天堂。四、地狱。此为万民四末。信徒多默想四末,会警惕自己、改善信仰生活。

天堂[编辑]

(天主教教理简编209)“天堂”即指至高和决定性的幸福境界。那些在天主的思宠中过世,而无须再炼净的人,与耶稣、玛利亚、天使和圣人相聚。他们组成天上的教会,在那里“面对面的”(格前13:12)看到天主,与至圣圣三生活于爱的共融内,并为我们转祷。

地狱[编辑]

(天主教教理简编212) 地狱是人因自由的抉择,在大罪中过世时所遭到的永罚。地狱主要的痛苦是与天主永远分离,因为人只可从天主那里得到生命和福乐,人是为此被创造,并不断地渴求这生命和福乐。基督以这样的话表达事实:“可咒骂的,离开我,到永火里去”(玛25:41)
(天主教教理简编213) 地狱的存在如何符合天主的无限美善?天主虽然“愿意众人回心转意”(伯后3:9),但祂既创造人是自由和负有责任的,祂亦尊重人的决定。所以,下地狱是人在完全自由下,故意脱离与天主的共融,在大罪中至死不悔改,拒绝天主的仁慈怜爱。

根据圣经关于地狱的确定和教会的训导,人类有严重责任为自己的永久命运善用自己的自主。天主不预定任何人去下地狱,坠入地狱是人甘愿犯大罪离开天主、至死不肯悔改的后果。在圣体圣事中及天主教信徒的日常祷文中,时常呼求天主广施仁慈,因为“祂不愿任何人丧亡,却愿所有人悔改得救”。

炼狱[编辑]

(天主教教理简编210)炼狱是一个境界,即那些死在天主友谊中的人,虽然他们的永远得救已确定,可是仍须经过炼净,才能进入天堂的福乐中。
(天主教教理简编211)我们可以怎样帮助炼狱中的灵魂得到炼净?因着诸圣的相通,仍在现世旅途中的信友,可以帮助炼狱中的灵魂,为他们奉献祈祷,尤其是感恩祭,也为他们行施舍、得大赦和做补赎。

主要在于天主教会确信,炼狱是受苦作补赎、补偿小罪及暂罚之所。人死后灵魂上没有大罪,只有小罪或暂罚尚未补偿,既不该受永罚下地狱,又不能立刻升天堂,于死亡接受自我审判时,则可至炼狱中受苦作补赎,直至偿还罪债完毕为止。天主教称此补偿为最后的净化,藉以达到最后为进入天国中应有的圣化。炼狱里的痛苦有两种:一、失苦,即无法得见天主无限美善之苦。二、觉苦,即受火烧之苦。这两种苦在时间上有期限,并且在炼狱中没有魔鬼与怨恨,因炼狱里的灵魂都是准备要升天的善人们的灵魂。

有关炼狱的道理,除在斐冷翠和脱利腾两届大公会议中有所规定,圣传亦讲述净化之火。此训导立足于为亡者祈祷的习俗,圣经上也有为亡者祈祷之事,比如犹大玛加伯曾为亡者献赎罪祭,求主宽恕他们的罪过(玛下十二46)。天主教会从初期即开始重视纪念亡者,为他们奉献弥撒,为使他们获得净化后能达到享见天主的幸福境界,历代的教会常嘱咐信徒们多施舍、得大赦、作补赎或行其他善功为亡者赎罪。

祈祷[编辑]

天主教诵经用念珠

天主教徒传统中的祈祷生活,包括三个主要的表达方式:口祷、默想和心祷。三者的共通之处,是收心神。天主教相信祈祷是天主与人在基督内结盟的关系。它是天主的行动,也是人的行动;它发自圣神,也出自信徒,并与降生成人的天主子的人性意愿相结合,而完全指向天主圣父。祈祷是举心归向天主,同天主说话,虔诚的表达信徒的心意、或赞颂、或感谢、或忏悔、或求助:因为信徒相信天主是他们的慈父,便以儿女之身向慈父天主表达他们的心意。

  • 诵读圣言及诵念祷词

除诵读圣经外,在日常生活中,诵念祷词也是天主教信徒经常进行的宗教活动之一。天主教徒常在祈祷前后划十字圣号祈祷用的经文大都是一些经过编排好的重要经文的连祷,例如《天主经》、《圣母经》、《圣三光荣经》、《信经》、《瑞典圣毕哲(St.Bridget)的祷文》(1862年5月31日教宗庇护九世批准经文)、《慈悲串经》(2000年4月30日教宗若望保禄二世颁布及呼吁整个教会把天主仁慈的奥秘“广为宣讲,并引进人们的生活里”) 。亦可呼求圣人转祷(代祷,如:圣方济各,为我等祈)。《玫瑰经》(《圣母圣咏》)、《三钟经》、《耶稣圣心祷文天主教东方礼的《耶稣祷文》等也是天主教信徒常用的祷文。有时使用专门的念珠进行诵经及默想。

  • 默观
  • 心祷

心祷是聆听天主圣言。在属灵的含义上,这聆听并不是被动的,而是信德的服从,仆人的无条件接受和子女之情的依附。

圣经、圣传与信望爱三德、是祈祷的泉源:圣经是天主的圣言,信徒念圣经即是听天主说话,进入祈祷境界;基督和圣神的使命即是在教会的圣事礼仪中宣报,实现救恩的奥迹到人心中,引人祈祷;为进入祈祷,信徒必须对天主先怀有信望爱三德。

瞻礼[编辑]

天主教的节庆和纪念日称为瞻礼。瞻礼一般都有固定的日期、内容和形式。

按天主教的礼仪年,每年从将临期(圣诞节前四周)开始。

圣诞节为每年的12月25日。救主的诞生是救赎的开始。天主教从12月24日夜间即开始庆祝活动,俗称“平安夜”。

复活节为每年春分后第一次月圆后的第一个星期天。耶稣复活是基督信仰的核心,没有主的复活就没有救赎。复活节的庆典从周六晚上开始,俗称“望复活”,隆重的点燃复活蜡烛仪式、嘹亮的《逾越颂》赞歌、庄严地重新宣发信仰等,最后在弥撒圣祭中将复活盛典推向高潮。

圣神降临节为复活节后第五十天。圣神降临节是天主教会建立的开始。当年,充满了圣神的门徒们从四散逃避,到“往普天下去,向受造物传播福音”,直到用生命为主作证。因此天主教纪念主派遣圣神降临教会,圣化遍布各个国家和民族的普世教会,也求圣神降临信徒心中,继续在世界上开展传播福音的工作。

圣母蒙召升天节为每年8月15日。天主教相信圣母玛利亚一生服从主的意愿,陪伴耶稣走完了十字架苦路,并把众人引向耶稣,“照他所吩咐的去做(加纳婚宴)”,为信徒做出了榜样,因此天主赏赐圣子的母亲灵魂肉身光荣升天。

在中国大陆的天主教会,上述的圣诞节、复活节、圣神降临节和圣母蒙召升天节常被合称为“四大瞻礼”。四大瞻礼中,复活节最隆重,圣诞节最喜庆热闹。

诚然,天主教每年所庆祝的隆重瞻礼,远不止这四个。根据《天主教法典》第1246条,除了主日(星期日)以外,整个教会当守的法定庆节还包括: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圣诞节主显节耶稣升天节基督圣体圣血节天主之母节圣母始胎无原罪节圣母蒙召升天节圣若瑟节、圣伯多禄及圣保禄宗徒节,以及诸圣节[29]复活节圣神降临节均在主日举行,所以已经算在里面,不另列表。)

的确,其他语言并没有“四大瞻礼”一词,台湾和香港的教区也没有“四大瞻礼”一说,因为确实不只四个大瞻礼嘛。相信“四大瞻礼”是中国大陆天主教会的神长和教友们特别重视的,因为方便记忆和传授而出现的俗称,流传至今,是当地教会文化的一个独特可爱之处。

圣月

  • 一月﹕圣家月
  • 三月﹕圣若瑟月
  • 五月﹕圣母月
  • 六月﹕耶稣圣心月
  • 十月﹕玫瑰经祈祷月/天神之后月
  • 十一月﹕炼灵月

参见罗马天主教圣人历教会年历

圣统制[编辑]

主教制[编辑]

主教制是最古老的制度。而天主教的主教制则是源自第一世纪早期教会的主教制度,所以可以说主教制是整个基督教中历史最悠久的神职人员制度。

团体[编辑]

修院和修会[编辑]

埃及出现了最早奉行与世俗隔离的,戒食、祈祷的信仰团体。经过圣本笃的改革,在欧洲各地出现了许多男、女修道院

参加这种团体的,男的称修士,女的称修女。有些修会的修士都是司铎,修士可以晋铎,甚至被选为教宗、主教,他们都宣发神贫、服从和贞洁三个圣愿。

为不同神恩和传统而设立的修道团体,称为修会,这是因应不同的时代及社会需要而成立的修道团体。天主教中著名的修会有本笃会(祈祷及学术)、方济会(面向贫穷人)、道明会(面向城市居民)、奥斯定会耶稣会(从事学术)、巴黎外方传教会(注重向外传教)和慈幼会(面向青少年)。

19世纪末开始,有许多中国籍修会陆续出现,如首任宗座驻华代表刚恒毅枢机主教创立的主徒会、永年教区韩鼎祥主教创立的中华圣体侍卫德肋撒女修会、新乡教区张维柱主教创立的贫穷献托苦修会、原籍比利时后加入中国籍的雷鸣远神父在安国教区创立的耀汉小兄弟会德来小姊妹会等。在中国大陆,很多人误将修会说成教会,这是一种误解。修会有属于国际性的团体,也有隶属教区的团体会(教区修会,如一些修女会)。在世界各国有不同形式的修会团体,但都是属于天主教会的体系之内。

礼仪派别[编辑]

拉丁礼天主教会[编辑]

即罗马公教会,是以罗马教宗为首的教会,为基督教的主要宗派之一,自承其历史从耶稣基督创立以来一脉相成。在大多数场合,天主教会即等同于天主教。截至2009年,天主教会在全球拥有约1,165,714,000名信徒,约占同时期总人口的六分之一,是基督教中信徒人数最为庞大的教会。

东仪天主教会[编辑]

东仪天主教会指完全承认罗马教廷地位的一派天主教分支,流行于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等前东欧共产主义国家,在苏联时代曾被迫并入正教会。他们保存了与罗马教廷相联系的东方天主教会的礼仪,神学基础与祭献的传统,但仍与正教会、东方正统教会及东方亚述教会存有分歧。马龙派天主教会,是天主教中属于东方礼天主教会的一个分支,5世纪早期由叙利亚教士圣马龙所创立。7世纪时正式形成教会,首任宗主教若望·马龙。现今马龙派信徒全球大约有400万人,其中在黎巴嫩有约100万人,占该国人口大约1/4。马龙派教会语言是古叙利亚语,实际生活中信徒多使用阿拉伯语。今日马龙派的最高教会领袖为安提约基雅马龙派宗主教,由全世界的马龙派主教选出,居住于黎巴嫩贝鲁特北部的Bkirki。新任宗主教当选时必需要报告教宗,并获得其许可,以体现马龙派对天主教教会的归附。当安提约基亚马龙派宗主教参加天主教教会活动时,他的地位相当于一位枢机主教

圣公会与特别主教辖区[编辑]

特别主教辖区是罗马教廷为有意改宗天主教的圣公宗信徒成立的特别教长制教会团体,基于教宗本笃十六世2009年11月4日公布的宗座宪章《圣公会的结合》(拉丁语:Anglicanorum coetibus)而建立的特殊体制。这些辖区直属于教廷,并由教宗任命一位主教或神父担任教长管理之。

首个特别主教辖区为沃尔辛厄姆圣母特别主教辖区,经过教廷与天主教英格兰及威尔士主教团协商后在2011年成立,。此外亦有在澳洲的南十字圣母特别主教辖区和在美国及加拿大的圣伯多禄宝座特别主教辖区等两个特别主教辖区。

其他[编辑]

天主教徒占世界各国人口比例一览图

埃及等地的科普特礼天主教会同样承认教宗的伯多禄宗座首席权。

天主教在东亚的初期传播和大航海时代有密切的关联,最早在16世纪就已开始。目前已知最初的远东教会在日本的长崎做据点,由葡萄牙耶稣会教士圣方济·沙勿略发起。德川幕府禁天主教之前,日本天主教信徒达一万余人。

中国独立天主教会[编辑]

中国天主教目前由官方控制的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中国天主教主教团管理,即所谓的“中国天主教一会一团”。《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章第三十六条规定:“宗教团体和宗教事务不受外国势力的支配。”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据此要求所有中国天主教徒敬拜仪式必须在政府批准的教堂内合法进行。拒绝在政府登记的中国天主教会自称为“忠贞教会”。忠贞教会受到了来自爱国会及中国官方的坚决的打击。但同时也有批评者指出,一个天主教徒可以既服从政府,又在宗教上接受教宗的教导。美国天主教出版物《Commonweal》关于中国天主教的调查认为,中国天主教爱国会是一个由中国官方领导的组织,本身并非教会,无论神父、主教、修女或平民信徒,都不属于该组织。这意味着中国三分之二的登记教会主教事实上是可以被梵蒂冈承认的。然而,在中国天主教会出现的由天主教爱国会和政府进行的“自选自圣”的行为,又确实违反了公教教义的规定。从天主教的定义来说,很难认为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仍属于该派别。该行为会导致中国天主教会的宗徒统绪完全失效,使其成为近似于圣公会的独立教会。目前,梵蒂冈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的一个主要的障碍就是由谁任命主教的问题。

性丑闻[编辑]

近几年来世界各大报端和门户网站多次爆出天主教教会性丑闻,其中以虐童、性虐儿童最为广泛。多国天主教神职人员上至枢机主教,下至教区主教神父修女丑闻事件屡屡被发现,如仅仅在美国2010年就有1万多人针对神父对儿童性虐待提出起诉;以美国最大教区洛杉矶天主教区为例,2007年就有至少500多名遭神职人员性侵犯的受害人,教皇本笃十六世曾称“这是个重大危机”,但其后也被曝出曾试图隐瞒包庇过有狎童性丑闻的神父。[30][31]
2014年5月27日教宗方济说,教廷将对神职人员性侵害儿童“零容忍”,他形容性侵害是“如此丑陋的罪行”、“因为一个犯下如此行为的神父就是违背了天主”。

参考文献[编辑]

  1. ^ McBrien, Catholicism, 19-20.
  2. ^ The Oxford Dictiona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5 ISBN 978-0-19-280290-3), article "Catholic", p. 308
  3. ^ Connor, Charles Patrick. Classic Catholic Converts. Ignatius Press. 2001. ISBN 978-0-89870-787-8. 
  4. ^ Chapter VIII.—Let nothing be done without the bishop. Christian Classics Ethereal Library. [21 November 2008]. 
  5. ^ Angle, Paul T. The Mysterious Origins of Christianity. Wheatmark, Inc. 2007. ISBN 978-1-58736-821-9. 
  6. ^ J.H. Srawley's commentary on the Letter to the Smyrnaeans
  7. ^ Theodosian Code XVI.1.2
  8. ^ Richard McBrien, Catholicism (Minneapolis: Winston Press, 1981), 680.
  9. ^ Father Edward McNamara, Legionary of Christ. The Old Catholic and Polish National Churches. Zenit. 14 Feb 2012 [4 Jan 2015]. 
  10. ^ Apostles' Creed. The Lutheran Church--Missouri Synod. [21 November 2008]. 
  11. ^ Nicene Creed. Wisconsin Evangelical Lutheran Synod. [21 November 2008]. 
  12. ^ Texts of the Three Chief Symbols are taken from the Book of Concord, Tappert edition. The International Lutheran Fellowship. [21 November 2008]. 
  13. ^ The A to Z of the Orthodox Church, p. 259, by Michael Prokurat, Michael D. Peterson, Alexander Golitzin, published by Scarecrow Press in 2010 ([1])
  14. ^ Milton V. Anastos. Aspects of the Mind of Byzantium (Political Theory, Theology, and Ecclesiastical Relations with the See of Rome). Myriobiblos.gr. Ashgate Publications, Variorum Collected Studies Series. 2001 [2011-06-30]. ISBN 0-86078-840-7. 
  15. ^ L'idea di pentarchia nella cristianità. Homolaicus.com. [2011-06-30]. 
  16. ^ 16.0 16.1 Pontifical Council for Promoting Christian Unity, press release on the suppression of the title "Patriarch of the West" in the 2006 Annuario Pontificio. Vatican.va. [2011-06-30]. 
  17. ^ 17.0 17.1 Catholic Online. Vatican explains why pope no longer "patriarch of the West". Catholic.org. 2006-03-22 [2011-06-30]. 
  18. ^ Simon Scott Plummer, "China's Growing Faiths" in The Tablet, March 2007. Based on a review of Religious Experience in Contemporary China by Kinzhong Yao and Paul Badham (University of Wales Press).
  19. ^ 19.0 19.1 Fahlbusch, Erwin; Geoffrey William Bromiley. The Encyclopedia of Christianity. David B. Barrett. Wm. B. Eerdmans Publishing. 2005: 269, 494. ISBN 978-0-8028-2416-5. 
  20. ^ The Westminster Confession of Faith (1646), Article XXV
  21. ^ Richard McBrien, The Church: The Evolution of Catholicism (New York: HarperOne, 2008), 6, 281-82, and 356.
  22. ^ McBrien, Richard P. Catholicism. HarperCollins. 1994: 3–19. ISBN 978-0-06-065405-4. 
  23. ^ Timothy Ware, The Orthodox Church (Oxford: Penguin Books, 1993), 214–217.
  24. ^ Alden, Henry Mills. Harper's new monthly magazine, Volume 37, Issues 217-222. Harper's Magazine Co. 1868. 
  25. ^ Harper's magazine, Volume 37. Harper's Magazine Co. 1907. 
  26. ^ Radeck, Francisco; Dominic Radecki. Tumultuous Times. St. Joseph's Media. 2004: 79. ISBN 978-0-9715061-0-7. 
  27. ^ The Hierarchical Constitution of the Church - 880-881. The Vatican. [21 November 2008]. 
  28. ^ Geanakoplos, Deno John. Constantinople and the West. Madison, WI: University of Wisconsin Press. ISBN 0299118800. 
  29. ^ 天主教法典 第四卷 教会的圣化职务 第三编 圣所与节期 (PDF). 梵蒂冈圣座网站(中文) 4.  外部链接存在于|website= (帮助)
  30. ^ 梵蒂冈国家天主教爆出性丑闻教皇本笃十六世表哀叹
  31. ^ 美国天主教前主教被曝曾试图隐瞒神职人员性丑闻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