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台湾白色恐怖时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台灣白色恐怖時期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蒋中正在总统府秘书长张群、参军长黎玉玺与参谋总长高魁元所呈关于泰源事件处理过程之公文里,以红字亲自批示枪决
部分台湾白色恐怖枪决名单

台湾白色恐怖时期,指中国国民党主政的中华民国政府在台湾进行的白色恐怖统治,期间从1949年5月20日至1991年5月22日为止。中华民国台湾省政府主席兼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陈诚颁布《台湾省戒严令》,宣告自1949年5月20日起在台湾省全境实施戒严。同年5月24日经由立法院三读通过《惩治叛乱条例》,为针对中国共产党叛乱的特殊状况而实施,实际上,透过此“特别刑法”造成许多冤假错案,铲除异己、巩固极权主义的领导中心,对于批评或反对政府者、持不同政见者(如主张台湾独立左翼等等)进行整肃迫害任意冠上意图颠覆政权之罪名,将刑罚范围极度扩张。台湾警备总司令部情治单位借由特别刑法充当政府整肃异己的工具,罔顾基本人权民主自由等、无所不在随时随地监控人民,对言行可疑人士或持不同政见者炮制假案、予以扣上匪谍的帽子,在全国各地滥捕、滥杀、刑求殴打没收财产,造成大量的冤死冤狱伤残,人民的生命财产健康,以及心灵上遭受严重损害。

虽然中华民国政府宣告自1987年7月15日起解严,“名义上”白色恐怖已经结束,台湾平民不再受到严厉的军法审判,但是《惩治叛乱条例》以及《中华民国刑法第一百条》仍然持续镇压与政府持不同政见者。1991年5月9日,法务部调查局干员未知会国立清华大学校方,于清晨五时许进入清大学生宿舍拘提历史研究所硕士生廖­伟程,引发台湾社会与大学校园剧烈反弹。5月9日,清大学生到调查局台北市调查处静坐抗议。5月12日,抗议的教授及学生于中正纪念堂静坐,二十多名教授遭到镇暴警察以棍棒殴打。5月15日,上千名台湾各大学学生发动罢课并占领台北车站大厅静坐六天五夜,要求“废除惩治叛乱条例、反对政治迫害”。5月17日,立法院通过废除《惩治叛乱条例》,5月22日正式宣告废止。1998年6月17日中华民国立法院通过补偿条例,成立“戒严时期不当叛乱暨匪谍审判案件补偿基金会”。十五年间补偿10067件,其中死刑809人,包括:二二八事件澎湖七一三事件、孙立人部属郭廷亮案、柏杨案李敖雷震案美丽岛案(除了林义雄可能因林宅血案未破坚持不领补偿金)等。但约1500名受难者未提出申请。基金会执行长希望基金会结束营运后能与二二八基金会合并成为“国家人权基金会”,继续保障未申请者的权益。

1946年12月26日在台北市中山基督长老教会所举行赖永祥与刘庆理的婚礼。照片中的林茂生王育霖等宾客于两个月后的二二八事件遭国民党政府杀害,在台湾白色恐怖时期被杀害的有张国雄,被逮捕入狱的有朱昭阳、朱华阳、杨廷谦、刘明等。
台湾绿岛人权纪念碑:一道长约十来米的石墙上,刻满当年在白色恐怖下的牺牲者名单。

简介[编辑]

1949年5月24日,中华民国立法院为了处置中国共产党叛乱通过了《惩治叛乱条例[1][2]。后为吓阻台湾人民不得反抗政府,于1950年通过《动员戡乱时期检肃匪谍条例》,扩充了解释犯罪的构成要件,纵容情治单位机关介入所有人民的政治活动[3][4],通行的标语与口号就是“消灭万恶共匪”、“杀绝朱毛匪帮”、“检举匪谍人人有责”、“匪谍就在你身边”、“杀朱拔毛”、“枪毙共产党”等。只要是共匪匪谍嫌疑犯、曾经去过延安者、亲共者、思念大陆家乡者、或有异见者、异言者,均可不经审判,或由简易的军事法庭加以逮捕,当场执行枪决,或拉去刑场枪决,少数行为较轻者则判刑入狱。人民为求自保,告密者到处都是,经常造成冤死冤狱,人与人之间的信赖感尽失,人心惶惶不可终日,惊恐到了极点,台湾人民的性格遭到极度扭曲。国家公权力在长期戒严中受到滥用,人民的基本权利完全失去保障。[5][6]

《戡乱时期检肃匪谍条例》第14条规定,因匪谍案没收之财产,承办人员可得百分之三十五之奖金,其物资报酬也造成当时冤案、错案、假案的发生从无停止。后因警总在裁撤时大量销毁档案,让当时因奖金而发生的案子有多少,难以考究。[7]

根据法务部向立法院所提之一份报告的资料显示,戒严时期,军事法庭受理的政治案件29407件,无辜被害者约14万人。根据司法院透露,政治案件约6、7万件,如以每案平均3人计算,受军事审判的政治受难人,应当在20万人以上[8],他们就是“白色恐怖”的牺牲者。(魏廷朝1997,2)

以1950年代的前五年为例,国民党政府在台湾处死了4,000至5,000人,甚至于8,000名以上的外省和本省的匪谍知识分子、文化人、工人和农民,另外有同样数目的人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这就是一般所谓的“台湾五零年代白色恐怖”。[3]{{cn|一直到1984年12月,最后两个在1950年代的终身监禁的政治犯林书扬与李金木,在坐满34年又7个月以上的牢后,才释放出狱。[9]

1991年废除《惩治叛乱条例》,以及1992年修正中华民国刑法第一百条,终结了言论叛乱罪的法律依据,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视为台湾白色恐怖的真正结束。

立法院于1998年制定《戒严时期不当叛乱暨匪谍审判案件补偿条例》。

受难者[编辑]

对于白色恐怖受难人数,白色恐怖基金会呈报行政院的数据,自1999年起至2007年6月底为止,申请补偿的件数为8,500百件,已领补偿金者为13,000人。白色恐怖基金会执行长倪子修表示,这些只是领取受难补偿的人数,并非确切受难人数。

至2009年7月的白色恐怖基金会的确实统计,台湾在二二八事件后期到解严后两年的白色恐怖共43年期间,因思想、言论涉及叛乱罪,被依动员戡乱时期检肃条例逮捕受难者有8296人,其中1061人被执行死刑[10]。政府迁台早期许多只身来台的外省人成为白色恐怖的受害者,但他们可能没有亲人替他们追求平反。许多本省人与外省人的案情由于世事变迁、人事不存,受难的讯息不能流通,长辈不敢告诉晚辈真相,至今已经消失于历史中。

根据法务部公开资料,台湾白色恐怖(肃清匪谍、惩治叛乱)时期,军事法庭受理政治案件近30,000件,无辜受难者约140,000人。[11][12]

根据《戒严时期不当叛乱暨匪谍审判案件补偿基金会》所提供的统计数字显示,在已知的白色恐怖受害者中,本省人约占60%,外省人约占40%,虽然本省人受难的人数比外省人还多,但是外省人里面的受难比例较高,因为外省人只占总人口数的15%[13]

依据《戒严时期不当叛乱暨匪谍审判案件补偿条例》第八条第二款规定:“依现行法律或证据法则审查,经认定触犯内乱罪、外患罪确有实据者”,不得申请补偿。意即真正的“匪谍”和“共产党员”不能得到补偿。

中共官方媒体环球时报报导,1949年前后中共共派出1500余名特工进入台湾,被中华民国军事法庭公审处决的有1100余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联络部于2013年12月在北京西山国家森林公园建设无名英雄广场来纪念这些遇害特工。[14]

近年来由于社会氛围改变,越来越多的白色恐怖受难者,愿意将过去的经历与受到不当用刑的经历,透过口述历史与回忆录的方式陈述,如陈明忠颜世鸿黄华昌陈英泰等,就读台大经济系记忆力惊人的陈英泰,由同学郑文峰吸收入党,几乎钜细靡遗的纪录了组织成员、在监狱所有见过的人与出狱后难友的状况[15],并积极参与成立台湾地区政治受难人互助会、五零年代白色恐怖案件平反促进会等团体。

争议[编辑]

2008年中华民国总统选举前指责中国国民党取得政权将使专制独裁还魂的户外广告

2009年,前总统府国策顾问谢聪敏(1964年与彭明敏魏廷朝起草《台湾人民自救宣言》而被判10年、又在1971年花旗银行爆炸案遭诬陷被捕入狱15年)与白色恐怖政治受难者团体指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部当年发布的戒严令未依法按级呈报代总统李宗仁,再由总统提交立法院追认,因此,依法无效。国民党政府依无效的戒严令侵害部分人士的人身自由及财产权,但司法院大法官却不受理释宪,他们要求监察院弹劾大法官、纠举大法官失职。[16][17]

2010年,监察委员黄煌雄等提出调查报告指出1948至1949年有三次戒严令,1949年5月20号发布的第二次戒严令是否有依戒严法第3条送立法院追认无从考究,1949年11月22日第三次的戒严令如未经总统宣告发布(李宗仁代总统当时并不在中华民国境内,不可能签字公告,不符宪法第39条规定),形式要件不完整,法定程序有瑕疵,则戒严令因欠缺形式法效而失效,军事审判机关的审判权就有瑕疵,戒严时期因案被宣告没收之财产“恐须重新审酌”,当然也会发生其后的救济问题。但最终相关法律的认定是司法院大法官会议[18][17][19][20]谢聪敏等人对监院的调查结果感到振奋,他们表示自己因为在戒严时期遭到军法审判而坐牢,如果监委认定戒严令有瑕疵,那么当时的审判就站不住脚,他们将根据这项调查报告向大法官声请释宪、争取平反冤狱赔偿。[17]民主进步党立法委员管碧玲表示没有依照宪法程序实施戒严令是违法、不合法的,“不合法的戒严令实施后,使多少人民的生命、自由、财产因此受到剥夺、被军事审判,这些怎么办?应该要慎重研议国家补救的体制!”被列入黑名单的立委蔡同荣也说:台湾人很无辜,实施戒严令让海内外的乡亲受害很大,他因此在美国30年却有家归不得,他要求政府应该追查相关法律责任、补偿。[21]

2013年,有白色恐怖(匪谍案)受害者直系海外家属出面要求平反补偿长达十年的受害监禁确切案件,但被中华民国政府拒绝。财团法人戒严时期不当叛乱暨匪谍审判案件补偿基金会于2013年6月30号面临停止作业。[22]这30多件未了案子中的受害者及家属们曾上书陈情于马英九总统请求延期,但他们的陈情书都一致的被总统府转送给财团法人戒严时期不当叛乱暨匪谍审判案件补偿基金会,于是都不了了之。而且2013年初也曾有案子中旅美华人受害者直系家属越洋上书陈情立法委员林郁方要求协助延期,但被林郁方委员室以“机构已停办,无事可做”理由回绝。形成强烈对比的,当二二八事件在2013年又出现了30几个案子因过期无法申请,民进党立法委员就立刻挺身而出提案修法[23],因此现在二二八事件纪念基金会已经过立法院修案又延期申请赔偿四年。

对于白色恐怖的牺牲者之所以未被平反,白色恐怖受难者林书扬解释:“思想问题,是最难解决的……对国民党来说,到目前仍认为当年的反共国策是无需质疑的。同情共产主义者,仿佛就是一种原罪……国民党只是就当年的‘执法程序’作检讨,但从不愿比照二二八事件,作公开道歉。” [24]

国际共产主义的扩张[编辑]

1945年二战结束之后,全球进入共产主义快速扩张时期,自1945战后至1950年前后,许多社会主义国家形成,如1945年越南民主共和国(北越)、1946年的南斯拉夫联邦人民共和国保加利亚人民共和国、1947年罗马尼亚人民共和国、1949年老挝人民军、1949年匈牙利人民共和国、1948年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1952年波兰人民共和国,红色势力急速扩张,美国为了防堵共产势力扩张[25][26],在欧洲成立北约,继而成立东南亚条约组织美日安保条约,而台湾也被纳入反共的岛链之中,早在1938年,美国就有众议院非美调查委员会HUAC已将目光聚焦在国内共产势力的调查,麦卡锡主义的兴起,至1950年的麦卡伦国内安全法,都是一系列反共封锁的过程[27][28],国府在1946年沈崇案后声望一落千丈,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在知识分子间流传并广为宣传形成牢不可破的力量,1947年国共会战,国府战事失利节节败退,也出现了明显的西瓜效应,沦陷区越来越大,很多人认为一两年内国府可能瓦解,1948年四六事件发生时,学生游行唱的都是你是灯塔(跟着共产党走)这类红歌[29],已不再遮掩对意识形态的支持,国府也只得处于挨打状态,甚至高级官员也传出叛变如陈仪,直到1949年惩治叛乱条例公布施行后共党势力在台扩张才得以遏止,同时,也是当时国际冷战结构逐渐形成的开始,国府开始处决特工,等于美国漠视下开始对人权的一种侵害[28],此“特别刑法”成为白色恐怖的根源,许多日治时期参加学运的领袖及菁英竟在短短几年内遭到逮捕及枪决[30],如参与谢娥反日事件的唐志堂[31]、前往中国参加抗战的锺浩东[32]、寻找祖国的林如堉吴思汉[31]、阅读反日禁书遭逮捕的李苍降[33]、东京兴汉会蓝明谷[34]、反日的台大学生张璧坤李水井[29],皆魂断马场町。

1949年8月《光明报》事件曝光后,省工委面临第一次瓦解,全省大搜捕,残余党员由陈福星领导,依退守保干政策退入苗栗山区,1950年6月韩战爆发,美国第七舰队巡防台海,中国解放台湾的可能性减低,麦卡锡主义在美国抬头,国府于此时开始对叛乱犯采取高压政策[33],自1950年2月之后开始密集枪决省工委成员与中共派遣隐避战线成员,几乎每周都有省工委成员在马场町刑场遭枪决,1953年开始,蒋经国改采怀柔政策鼓励自新,瓦解省工委及台盟在台势力及台湾共和国临时政府,然而拒绝自新与未自首者则仍遭到判决死刑。

部分案件[编辑]

1940年代[编辑]

1950年代[编辑]

1950年
1951年
二二八事件时,勇敢拒绝陈仪下达要求其对台广播命令的国军台籍将领──李友邦中将
1952年
知名版画家黄荣灿行刑前摄
1953年
1954年
1955年-1960年

1960年代[编辑]

台湾独立运动政治犯陈智雄就刑前后

1970年代[编辑]

台湾独立运动政治犯江炳兴遭枪决前的照片
台湾独立运动政治犯谢东荣遭枪决前的照片
台湾独立运动政治犯郑金河遭枪决前的照片
台湾独立运动政治犯詹天增遭枪决前的照片

1980年代[编辑]

1990年代[编辑]

该案判决为有罪,此时台湾已经解严,而台湾民意也反对以国家暴力反台独,而民意也逼迫立法院废除各项限制言论自由的法令。

小说[编辑]

电影[编辑]

电玩游戏[编辑]

相关条目[编辑]

注释[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惩治叛乱条例,国家发展委员会档案管理局
  2. ^ 惩治叛乱条例,台湾大百科全书
  3. ^ 3.0 3.1 黑暗时光───台湾政治受难时代概述,第13页,《关不住的缪思: 台湾监狱文学纵横论》,黄文成,秀威出版,2008-04-01
  4. ^ 《台湾人权报告书,1949-1995》,第1页,魏廷朝,文英堂出版社,1997
  5. ^ 魏廷朝1997,1;杨碧川1997,8
  6. ^ “我被警察抓来用刑生不如死!” 白色恐怖时期警官失智后的恐惧怒吼-风传媒. [2016-12-29]. 
  7. ^ 黄金麟. 〈敌体化的社会〉. 《战争、身体、现代性》. 台湾: 联经出版社. 2009-01-20. ISBN 9789570833676 (中文(台湾)‎). 
  8. ^ <戒严幽灵续顽抗>漫长抗争换来民主, 新台湾新闻周刊, 2007/07/19
  9. ^ 《消失在历史迷雾中的作家身影》,第14页,蓝博洲,联合文学出版有限公司,2001
  10. ^ 台湾英文新闻网2009-07-06 ;基金会文献:白色恐怖受难者8296人
  11. ^ 60年前 匪谍真的就在你身边
  12. ^ 台媒:"陆委会主委"登陆前 中共纪念在台牺牲地下党有深意
  13. ^ 历史与现实(思想2),页31,思想委员会,联经出版事业股份有限公司,2006年6月
  14. ^ 社评:1100英雄就义台湾,人民不会忘却. 环球时报. 2013-12-18. 
  15. ^ 陈英泰. 《回忆,见证白色恐怖》. 唐山出版社. 2009-12-01. 
  16. ^ 白色恐怖受难者 控诉大法官失职, 台湾时报, 2009-4-6
  17. ^ 17.0 17.1 17.2 监院报告:38年戒严令 发布有瑕疵, 公视新闻, 2010-8-11
  18. ^ 监院调查38年戒严令有争议, 中央通讯社, 2010-8-11
  19. ^ 台湾发布戒严是否符合法定程序 监察院提调查报告, 监察院, 2010-8-11
  20. ^ 2010年监察院人权工作实录:第1册 公民与政治权利, 监察院, 2010
  21. ^ 监院称38年戒严令实施有瑕疵 绿委:慎重研议补救体制, Nownews, 2010-8-12
  22. ^ 财团法人戒严时期不当叛乱暨匪谍审判案件补偿基金会
  23. ^ 228受害家属 获平反竟拿不到赔偿金. 自由电子报. 2013年2月26日. 
  24. ^ 凝视左翼运动刑场——马场町,丘德真
  25. ^ 李筱峰,〈台湾戒严时期政治案件的类型〉前言,2000-11
  26. ^ 邹朝春. 《天风的没落:艾迪对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回应》-逆时代潮流而动:构筑共产主义‘防火墙’. 橄榄. 2015-04-30. 
  27. ^ 张炎宪、陈美蓉. 《戒严时期白色恐怖与转型正义论文集》. 吴三连台湾史料基金会. 2010-01-05. 
  28. ^ 28.0 28.1 邹朝春. 《天风的没落:艾迪对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回应》-逆时代潮流而动:构筑共产主义‘防火墙’. 橄榄. 2015-04-30. 
  29. ^ 29.0 29.1 蓝博洲. 《天未亮──追忆一九四九年四六事件(师院部份)》. 晨星出版有限公司. 2000-04-30. 
  30. ^ 林书扬. 《幌马车之歌》-隐没在战云中的星团. 时报出版. 2016-01-12. 
  31. ^ 31.0 31.1 蓝博洲. 寻找祖国三千里. 台湾人民出版社. 2010-09-01. 
  32. ^ 蓝博洲. 《幌马车之歌》. 时报文化. 1991-06-20. 
  33. ^ 33.0 33.1 蓝博洲. 《幌马车之歌续曲》. 印刻文学. 2016-09. 
  34. ^ 蓝博洲. 《消失在历史迷雾中的作家身影》. 台北市: 联合文学. 2001. 
  35. ^ 自由电子报 - 外省人的二二八 /七一三澎湖事件侧写
  36. ^ 黄秀华,《一九五九武汉大旅社》,前卫出版社,2017年4月。

参考史料及研究书目[编辑]

  • 柏杨,1996,柏杨回忆录,台北市:远流出版社。
  • 邱荣裕,nd,台湾客家典型的白色恐怖政治事件:1950年代桃园县的“客家中坜事件”。台北:台湾日本综合研究所。引用于2005年5月10日:[1](该网页已被删除,请参考台湾客家典型的白色恐怖政治事件-1950年代桃园县的“客家中坜事件”)。
  • 陈铭城主编,2012,秋蝉的悲鸣:白色恐怖受难文集,新北市,国家人权博物馆筹备处
  • 崔小萍,2001,天鹅悲歌---崔小萍的天堂与炼狱,台北市,远见天下。
  • 齐邦媛,2009,巨流河,台北市,天下文化
  • 黄徙,1992,台独的社会真实与新闻真实。台北县板桥市,稻香。
  • 黄秀华,2017,一九五九武汉大旅社。台北市,前卫。
  • 任育德,2003,从口述史看1950年代政治案件的女性受刑人,近代中国第154期。
  • 柯旗化,2002,台湾监狱岛:柯旗化回忆录。高雄市,第一出版社。
  • 蓝博洲,1991,幌马车之歌。台北市,时报文化。
  • 蓝博洲,1993,白色恐怖。台北市,扬智。
  • 蓝博洲,2010,老红帽。台北市,南方家园。
  • 蓝博洲,2016,幌马车之歌. 续曲。新北市,印刻出版
  • 林静雯主编,2014 ,迟来的爱:白色恐怖时期政治受难者遗书。新北市,国家人权博物馆筹备处。
  • 李筱峰, 台湾戒严时期政治案件的类型, 新台湾新闻周刊, 2000/11/23
  • 李祯祥, 超资深政治犯 总刑期逾六百年,新台湾新闻周刊,2008/08/19
  • 李敖, 白色恐怖述奇,2002,作者自印
  • 吕芳上计划主持,1999a,戒严时期台北地区政治案件相关人士口述历史:白色恐怖事件查访(上)。台北:台北市文献委员会。
  • 吕芳上计划主持,1999b,戒严时期台北地区政治案件相关人士口述历史:白色恐怖事件查访(下)。台北:台北市文献委员会。
  • 吕苍一等人合著,2015,无法送达的遗书:记那些在恐怖年代失落的人。新北市:卫城出版
  • 卢兆麟、胡慧玲、林世煜,2003,白色封印 : 人权奋斗证言 : 白色恐怖1950 ,台北县新店市,国家人权博物馆筹备处
  • 苏庆轩,2008,<国家建制与白色恐怖:五○年代初期台湾政治案件形成之原因>,台湾大学政治学研究所硕士论文。
  • 台湾省文献委员会编,1998a,台湾地区戒严时期五零年代政治案件史料汇编(一):中外档案。南投:台湾省文献委员会。
  • 台湾省文献委员会编,1998b,台湾地区戒严时期五零年代政治案件史料汇编(二):个案资料。南投:台湾省文献委员会。
  • 台湾省文献委员会编,1998c,台湾地区戒严时期五零年代政治案件史料汇编(三):个案资料。南投:台湾省文献委员会。
  • 台湾省文献委员会编,1998d,台湾地区戒严时期五零年代政治案件史料汇编(四):个案资料。南投:台湾省文献委员会。
  • 台湾省文献委员会编,1998e,台湾地区戒严时期五零年代政治案件史料汇编(五):附录。南投:台湾省文献委员会。
  • 王鼎钧, 2009, 《文学江湖》(在台湾三十年来的人性锻炼,王鼎钧回忆录四部曲之四), 尔雅出版社
  • 魏廷朝,1997,台湾人权报告书,1949-1995。台北市,文英堂。
  • 杨碧川,1997,台湾历史词典。台北市,前卫。
  • 朱德兰,2001,崔小萍事件,南投,省文献会。
  • 朱德兰主编,2001,戒严时期台湾政治事件档案、出版资料、报纸人名索引,南投,省文献会。共2册。
  • 向阳主编,2016, 打破暗暝见天光,新北市,国家人权博物馆筹备处。
  • 曹钦荣、郑楠榕基金会,2012,流麻沟十五号:绿岛女生分队及其他,台北市,书林出版。
  • 颜世鸿,2012,青岛东路三号:我的百年之忆及台湾的荒谬年代,台北市,启动文化。
  • 余杰,2014,在那明亮的地方 : 台湾民主地图 ,台北市,时报文化。

外部链接[编辑]